中共已经没有机会能在保持其存在基础上完成制度转型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我曾经以为中国未来的制度转型可以走这么一条路径,这是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讲过的,先从恶性专制扭转到良性专制,再从良性专制扭转到继续由一党专制把控下的由社会上各个阶层所组成的半民主阶段,再从半民主阶段过度到宪政民主政体。

但是从我得出那个结论到现在为止,我发现沉淀在恶性专制结构性制度中的罪恶之发酵与蔓延,已经进入类似抛物体在下落过程中会经过的那个地球吸引力的超加速阶段。上面所提到的那条相对理性有序和平,又能尽力保持经济稳定发展的最佳制度转型路径,现在已经走不通了。

 第一条传递出来的恶劣消息,是世界政党大会。在我开始写那篇如何解读习近平先生的文章时,就看到有一则新闻是关于北京世界政党大会的召开,当时没有看具体内容,但我想当然地认为,这次世界政党大会,是邀请欧美国家的一些政党领导人来北京探讨关于如何组建现代政党,以及文明社会中的政党所具备的基本特征、原则与章法等议题。如果是这样的一次政党大会在北京召开,那么传递出来的印象是相当好的,相当积极正面,这说明以习近平先生为首的中共执政党,确实有决心有愿望推进政治改革与制度转型。在我发出那篇竭力从积极乐观正面的角度来解读习近平先生的文章后,我才有时间读完关于北京召开的世界政党大会的新闻,其中的细节与内容,顿时让我整个脊背一片冰凉——天啊,中共执政党,哪里像有愿望有决心有意志推进政治改革与制度转型?整个传递出来的信息,是毫无自知之明的傲慢无知自义自大,让但凡具备最基本思辨力或常态思维的民众单单凭直觉就能看到,这个政党竟然到现在为止,对自己在历史上对全国人民对中国社会所犯下的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罪恶与错误,没有一丁点自知之明的认识,更看不到任何谦恭的自我反省与自我光照,更缺乏自我纠正自我提升自我蜕变的愿望与能力。就这样的一个既无比脆弱又顽梗不化,既极度愚昧又自以为是的状态,怎么可能产生足够的愿望、决心、意志、理性与智慧,背水一战破釜沉舟进行政治改革与制度转型呢?无论是个人,还是一个组织,行为后面的最内核驱动,乃是人们的思维认知与价值理念层面的东西。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只有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才是可能产生改变的第一步,如果连对自身的问题,不是一般的问题,而是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是必须要进行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罪恶与错误,根本就没有任何认识,要说他或他们却能够纠正自己的罪恶与错误,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人民日报》对世界政党大会的浮夸宣传,中共执政党的自我吹嘘,骨子里的傲慢自大,赤裸裸地在告诉民众与世界,中共执政党不但对自己所犯下的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罪恶与错误,根本就没有任何认识,这已经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这还不够,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他们不但对自己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罪恶与错误没有任何认识,竟然还要有雄心壮志去做全世界的楷模,顽固地要把罪恶与错误进行到底,义无反顾地要做整个宇宙的艾滋病病毒。想想看,这如何能让民众相信他们能够痛下决心破釜沉舟地推进政治改革,以完成制度转型?

 很显然,这个世界政党大会的背景思维,与当年毛泽东妄图做第三世界领袖以抵挡欧美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是同出一辙的。这是深受毛泽东思想与执政模式毒害的典型表现。而事实上,此一时彼一时,置放在当下的国际秩序与政治处境中的中国,根本没有可能能够联合第三世界,来抵挡新一轮世界性民主潮流的冲击。毛泽东当年所搞的联合第三世界的政治外交策略之国际环境已经不存在了,世界性的民主化浪潮以不可阻挡的势态,向地球上所有专制死角进行第一轮全面清扫,连中国的邻邦印度,也已经顺利建立了民主政体,经济发展正在蒸蒸日上,中国却还在梦想着做第三世界的领袖,正是太可笑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连非洲许多国家也会纷纷卷入现代民主化浪潮中,中国如果不积极勇敢地投身于这场民主化浪潮,顽梗愚昧地抵挡历史规律与潮流,最终绝对会被世界文明潮流抛弃淹没;中国如果不能尽快结束一党专制,自身的罪恶必然不断发酵,同时在竭力往世界蔓延,那么一旦遭遇世界正义大联盟的审判,中国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有能力,来联合第三世界的国家进行最后的抵抗,只有束手待毙,被送上火一样的审判台。单单器官活摘一条罪恶被公布被追究,就连非洲那些曾经有着活人献祭之文化传统的国家,都会起来怒而斥之愤而谴之。全世界的落后国家乃至森林部落,都在顺利地积极地进行去野蛮去原始去残暴去兽性的蜕变,而中国,这个有着5000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却在中共执政党的领导下,往原始野蛮残暴兽性的罪恶深渊中直线坠落。可悲啊,可悲!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唤醒你们?

 尤其是置放在郭文贵先生刚刚进行的海外大爆料的背景中来考察,那么这次在北京召开的世界政党大会,就更是一次大庭广众面前的脱裤子拉大屎行为。作为一个国家的执政党在那个背景中之合宜体面的国际性行为,应该是让自己努力以低调、谦恭、节制、自守的形象来展现,这说明中共执政党虽然因着现实原因,没有达成对被举报公权力之正规审查与处理,但至少他们还具备最基本的自知之明、自我反省、自我光照的态度与能力,并对民间舆论、民意与民情的在意与看重。中共执政党中掌握着巨大公权力的盗国贼被本国公民,对着全世界的面被爆料到这个程度,现在执政党以此低调、谦恭、节制、自守的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显然是最大可能地挽回面子与尊严的方式,既体现了理性与智慧,也更是品质与能力。这给中国社会和世界各地的有识之士们以信心和鼓励,中共执政党是有可能有决心逐步推进政治改革与制度转型的。想想看,这边是执政党中处于最顶尖阶层的公权力之罪恶与错误,被血淋淋地爆料得体无完肤,简直是对着全世界被剥光了衣服,展现着满身的红斑狼疮,那边却又大张旗鼓地到处撒币,召集了世界上的落后政党,对着他们自吹自擂自我贴金,仿佛是在为自己挽回面子与尊严,树立权威与信誉,实际的果效却是在两个反差巨大的公共行为之对照中,让人们看到中共执政党登峰造极的丑陋愚昧与顽梗。这个世界政党大会所传递出来的信息,让人们看到整个党内基本的智慧、理性、思辨能力之严重缺乏,导致整个思维与判断都已经不在正常常态了,整个自我认知的理性调节阀门已经严重失控。他们已经不知道,究竟什么是一个国家执政党所应该展现在世界和本国民众面前的体面、尊严与权威?又如何能够让自己获得世界与本国民众的敬意与爱戴?如何能够让人们在投向他们的注目与凝视中被赋予尊严与欣赏的价值判定与情感认同? 第二条传递过来的恶劣信息,是北京驱散低端人口事件。显然,习近平先生在19大后调动蔡奇先生为北京市长,我认为他是希望能从中下层调动相对清廉的管理人才,以更好地打开政治改革的缺口。但是蔡奇先生执政的缺少智慧、理性,甚至可以形容为粗鲁无能,这其实是在告诉明白人,整个执政党已经处在智慧正义美善正气等的极端匮乏状态。体制内那些处在金字塔顶的高层官员,被权力和金钱所腐蚀的是人性与生命的本质层面,可以说几乎无一人能幸免,只不过是程度略有差别而已。但毕竟因为高层职权的要求,导致他们很多人相对来说在台面上还能勉强应付。而这个蔡奇先生,因为是从中下层调动上来的,中下层的官员因为没有机会与条件进行更大程度更为全面的贪腐,但他们却表现出整个生命素质的低劣以及管理方式的粗鲁无能。想想看,一个北京市长竟然在会议上讲话:要进行刺刀见红的管理。有这么说话的吗?即便真要对民众进行刺刀见红的法西斯管理,也总不能就这么赤裸裸又肆无忌惮地在会议上公开表达出来。当然据郭先生爆料,这个王岐山先生也经常在党内的会议上说过很多又糟糕又愚蠢又粗鲁又残暴的发言。这个蔡奇先生的整个生命素质的低劣以及执政能力的低弱,事实上已经在告诉人们,体制内其实已经没有稍微拿得出手的人才可利用了,若还要在体制内寻找黑马,那就是笑掉大牙的事情了。哪里还有什么黑马?我看能找出四肢健全的骡子就已经不错了,能找到一头扎壮的水牛,就已经是奇迹了。很明显,整个中共执政党,无论是高层还是中层、基层,癌症细胞或说是艾滋病病毒已经全身蔓延,程度之严重根本就连壮士断腕刮骨疗毒都已经没有用了。

 关于北京驱赶低端人口事件,据我老家的朋友告诉我,事实上那些被驱赶的低端人口,在一年之前管辖区的政府部门就已经给他们下达了搬迁通知,但是他们一拖再拖,直到实在没有办法了,管辖区的政府才不得不采用这种极端的强制方式,驱使他们搬迁。如果她的消息是真的,那么听起来,好像是政府这边在这起恶劣事件中少了许多被问罪的责任,但事实上这传递出来的信息就愈加恶劣。因为如果是被驱散的低端人口自身没有任何差错,而是政府方面的问题,那么就整个社会来论,正义与美善的力量还在相当程度上被保持在民间社会,是政府这边出了严重问题;而如果那些被驱散的低端人口自身也具备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政府依然不能逃脱被问罪的责任,毕竟为官者,民之父母也,民众整体素质的低劣,政府当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当民众整体素质低劣到无视政府的任何权威,不给予最基本的配合与顺服,与之相对应,当然就是政府在民众心目失去了最基本的权威与尊重,也就是塔西陀效应的政府,那么就整个社会来论,最恶劣最糟糕的状态出现了,那就是暴政与暴民之间的惨烈对抗。这说明美善、智慧、正义与正气等文明因素,在政府与民众群体中同时在急剧消失,整个社会正在往堕落的深渊直线坠落。显然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下,中共执政党,已经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能够相对有序理性稳步地完成制度转型了。

 第三条传递出来的恶劣信息,是王岐山先生将要任职中共副主席。对此我已经无话可说了。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当前的中共执政党就是下面这则寓言最形象最逼真的写实。《掩耳盗铃》出自《吕氏春秋·自知》:范氏之亡也,百姓有得钟者。欲负而走,则钟大不可负;以椎毁之,钟况然有音。恐人闻之而夺己也,遽掩其耳。恶人闻之,可也;恶己自闻之,悖矣。

 我早就说过了,王岐山先生与其像现在这样鬼鬼祟祟遮遮掩掩曲线取道中共副主席,那就不如在19大上不要下来。19大王岐山先生的被下台,显然与郭先生那几个月的爆料是有直接关系的,完全可以被解读为是举证了郭先生对王岐山先生之举报的真实无误。那么,像糜烂贪腐到这个程度的前中纪委书记,以习近平先生为首的中共执政党竟然对他不作合宜处分,居然还用这种打掩护和包庇的潜规则方式把其任用在国家要职部门,这如何说得过去?既然19大上王岐山先生的被下台,此政治行为本身就是政府对王岐山先生之严重渎职贪腐和糜烂的罪行之公开默认,那么海航的被沉沦是最必须最基本的处理,不再对他作其他处分,让其回家种种花草养养狗猫过安逸静美的晚年生活,就已经是大赦的恩典,再说本来他年纪也大了,到了该退休的年龄,现在居然要把这尊活僵尸给偷偷摸摸塞到中共副主席的位置上,有这样的做事方式吗?灭顶之灾是否要来临?不说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不成规矩难成方圆之类的基本道理,很明显,基本道理对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层都已经成了无比深奥的真理,单单就此再次公然愚昧地践踏国法的政治行为本身来论,不就是再次现身说法地举证了郭先生爆料的内容之——中共执政党就是把广大民众当猪当狗来管理,以彻头彻尾的掩耳盗铃来羞辱民众的智商?如果广大民众因此起来反抗,那么诸多盗国集团就难逃被审判的劫数,但是整个社会的状况会相对较好,而如果广大民众在当下不起来反抗,那么执政党会苟延残喘,但依然逃脱不了在不久的将来被严厉审判的命运。同时,这意味着摆在我们整个国家与社会的面前,将是一场深刻又巨大的劫难。半个多世纪前的鲁迅先生曾发出呐喊: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现在我们当下的社会处境,比鲁迅先生发出这句呐喊的时代要严重要可怕得多。就当下的社会现实,鲁迅先生的这句呐喊应该改为:沉默啊,沉默,无边的沉默……爆发的时候就是死亡,死亡的时候才产生爆发。在鲁迅先生原话的时代处境中,这个社会还可能会在民众的爆发中得以挽救,同时也说明,那个时代的民众还相对健康与清醒,存在可能最终以爆发的方式以进行自我挽救,如果最终不能爆发,那么就在沉默中灭亡,消失得悄无声息吧,无论如何这种方式的灭亡,其惨烈与悲剧性还是要有限制得多,这就如安乐死,无论如何总是强过酷刑之死。而要是民众和社会根本就失去了以爆发的方式以进行自我挽救的能力,只是在被死神所召唤的时刻而产生大爆发,此大爆发不但无法挽救国家和民族,更无法挽救他们自己,还让无数生命包括残暴的统治集团,在毁灭的时刻被撕成粉碎,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然后就是灭亡后的长久的沉寂,有什么比这个结局更加让人悲痛,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