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6日台北編譯報導』在最近首度訪問耶路撒冷期間,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接受以色列廣播公司主持人雅科夫.阿西米爾(Yaakov Ahimeir)的特別專訪。

從中國當局對洛桑森格博士的看法到西藏當前的局勢來看,這次訪談,主要圍繞在《中間道路》政策等關鍵問題,以及以色列國家應該毫不猶豫地就西藏問題發表對西藏開放旅遊的看法,對計劃訪問西藏的以色列人的建議。

以下是訪談內容:
司政:流亡海外2000年的猶太人歷史和流亡藏人有許多相似之處;而我們流亡只有60年的時間,但我出生就成為了流亡藏人,並且我無法前往西藏。

雅科夫.阿西米爾:為什麼?
司政:中共不允許我前去,他們說我們在拉薩的安全沒有足夠的人可以保障,我說你們有13億人口,這不能成為藉口。但他們就是不允許。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想去西藏的其他原因是什麼?
司政:很明顯,這是我父母所來之地,而那是我們的家園,也是我所屬的地方。現在我正在進行這場自由運動,希望恢復西藏人民的基本自由,希冀能夠實現西藏境內藏人的願望,其中600萬人是西藏人民。我想履踐我已故父親的願望,去看看自己的家園。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之於藏人的職能是什麼?
司政:2011年,達賴喇嘛尊者將政教分離。因此,尊者是西藏人民最崇敬的精神領袖,我是負責所有政治和行政事務的人。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如何描述達賴喇嘛目前的狀態?
司政:尊者是一名和尚,所以,他從凌晨2點30分到3點半起床。

雅科夫.阿西米爾:這麼早起床?
司政:是的,然後尊者冥想並祈禱四個小時,接著有一場公眾的祝福;每天早上有數百人前來覲見,還有一對一的私人會面。尊者在一對一的基礎上,與之互動並祝福他們,並提出建議與他們討論外交事務。這就是尊者每天行事曆的安排。

雅科夫.阿西米爾:我可以這麼說嗎? 中國官方認為您是中國的敵人。
司政:是的,絕對是的。他們給我貼上了很多東西,分裂份子和麻煩製造者。我認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我一生中從未為西藏人民做過什麼好事,但西藏境內許多藏人都不同意他們的話;他們認為我的工作對西藏事業和西藏人民具有好處。這絕對是一個挑戰。特別是來自外部,但是還是必須反映西藏境內藏人的願望,必須盡可能地放大聲音,突顯出他們的痛苦,並為正確的事業而戰。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想要實現西藏獨立嗎?
司政:如果中共結束鎮壓西藏人民,我們根據中國法律獲得真正的自治權,那麼我們不會尋求與中國分離或獨立於中國。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能告訴我們關於西藏的情況嗎?
司政:去西藏比去北朝鮮更困難。現在大家都知道北朝鮮,但很少有人知道西藏。最後,自2009年以來,我們已有152名藏人自焚抗議中共的鎮壓。自焚是死亡的暴力形式,但這也是西藏人民的抗議,是一種絕望的行為,也是一種決心。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西藏遭遇的侵犯人權行為是如此嚴苛,環境破壞如此嚴重,導致西藏人民只能選擇自焚抗議。這就是現實,這是西藏現在正在發生的悲慘現實。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相信中國當局在西藏進行所謂的文化滅絕嗎?
司政:絕對相信。 98%的西藏寺院遭到摧毀,99.9%的僧.尼被迫還俗,禁止宗教的實踐。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全然是為了文化同化而設計的手段。即使現在,在大學、高中和小學教育階段也不允許使用藏語文。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當然知道,對以色列來說,由於以色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對您的事業表示同情是非常困難和複雜。
司政:我們追求非暴力,要求真正的自主權;而根據中國憲法,這是合法的。因此,以色列領導人應該毫不猶豫地支持採取非暴力的《中間道路》政策。

雅科夫.阿西米爾:據我所知,中共當局正試圖發展西藏,並向遊客開放西藏。在去西藏之前,您可以給以色列遊客什麼建議?
司政:如果經過一家中國旅行社,如果被中國導遊帶走,如果停駐在中國酒店,並且如果到中國餐館吃東西,那麼來到西藏什麼都看不到,那麼不妨留在以色列。但是,如果在藏人經營的旅店過夜,到西藏餐廳吃飯,如果由藏人導遊帶領,那麼也許可以看到西藏的一些東西。所以,這就是我們鼓勵旅行者去到西藏的方式,但要小心、不要被中國導遊帶著四處亂逛,而應該由藏人導遊服務較優。

雅科夫.阿西米爾:中國導遊有什麼問題?
司政:他們會說藏人是如此的快樂,西藏是社會主義的天堂,西藏人民是他們自己地區的主人。他們會這樣地介紹西藏,但事實並非如此。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相信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獨立的西藏?
司政:這是我們的願望,所以,不僅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們相信西藏境內外藏人很快地將重獲基本自由,達賴喇嘛尊者將可返回他所屬的西藏。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8日台北編譯報導』第一次碰足球時,格勒旺秋(Gelek Wangchuk)才9歲。在印度北部喜馬偕爾邦的西藏難民定居點,他和其他西藏男孩在由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創辦的西藏兒童村成長與就學。

福智:我们与中国共產党没有任何关係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10月4日达兰萨拉报导』福智释如伟表示:「这个说法完全没有根据,福智与任何国家的任何政党都没有任何关係,我们从来也不会破坏任何宗教人士,另外对方夸张指责福智和达赖喇嘛与藏传佛教的关係。」

拉桑次仁:一九八0年,我在西藏见证了大批中国移民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6月19日达兰萨拉报导』 拉桑次仁(Lhasang Tsering),西藏独立运动人士和诗人;接受《国际西藏邮报》独家专访时指出,「1979年,达赖喇嘛尊者派遣西藏参访团进藏访视。

前任住持梵因师:中国共產党已渗透福智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10月23日达兰萨拉报导』《国际西藏邮报》(TPI)记者最近访谈福智第一任住持梵因法师(Ven Fan Yin),询问关于台湾佛教组织最近因本报刊登福智公关释如伟的回应文,捲土重来的争议。

印度艺术家為西藏而骑的个人抗议行动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8月1日达兰萨拉报导』 2017年7月31日,《国际西藏邮报》(TPI)记者丹增荣巴(Tenzin Zompa)专访知名印度视觉艺术家尼央.辛格.洛伊(Nityam Singha Roy)展开為西藏而骑个人抗议行动,向中国政府提出无声抗议。

访谈国际顶尖藏学家、汉学家艾略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 )教授(朱瑞/桑杰嘉)

2012年12月底的一天。我和时任《西藏通讯》主编桑杰嘉先生,有幸采访了正在达兰萨拉阿尼玛卿西藏文化研究所做研究的国际顶尖藏学家、汉学家艾略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 )教授。

更多文章...

第 1 頁,共 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