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特点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當我們透過孩子的視角和經歷得到啟發和提升時,這對父母來說是美好的一天。我們花了這麼多年教導他們,當轉變來臨時,看起來不僅是公平而已。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2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教育部噶倫貝瑪央金(Pema Yangchen)出席位於達蘭薩拉附近薩拉藏學院第五屆非教派格西和第17屆高等藏學研究學院畢業典禮。同時,典禮也標誌著該學院為期十個月的準西藏公務員培訓結束。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30日台北編譯報導』 2018年4月21日,原香港城市大學劉漢城教授(Professor Hon Shiang Lau)就1949前中國和西藏問題發表專題報告,舉證西藏在明清時期以來,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這場研討會,由藏青會達蘭薩拉( Dharamshala)分會主辦,約30人出席與會。劉教授爬疏明、清時期的歷史記載,證明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他的歷史證明包括3000年的歷史文獻、每日的記錄和歷史地圖。劉教授說,他研究報告的主要目的是説明中國人民瞭解與知道,西藏歷史上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大大不同於中國共產黨的主張。但也表示,西藏自治區以外的藏區有著複雜的歷史。

他說,作為一名中國人,他想證明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劉教授繼續關於明清史的演講,並指出明清時期西藏被視為中國的外國,行政治理上,並未向西藏收稅,因為西藏不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而明朝皇帝武宗,曾派遣一位大使前往西藏邀請僧人。

這位中國歷史學家說,中國從公元前至1949 年的原始政府檔和政府批准的出版物中,有大量確鑿的證據表明,與中國共產黨一再聲稱的界線相反,西藏在1949年之前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教授並補充說,在大明王朝統一記錄的結構中,不僅西藏被排除在中國領土之外,更明確地被標記為外國實體,與許多其他同樣的外國實體歸為一類。同樣的,清代經典的地理文獻也證實了西藏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2日台北編譯報導』朗加拉姆塔拉(Namgyal Lhamo Taklha)女士是西藏知名人物,也是藏人行政中央前衛生部長,她發表了有史以來第一份關於傳統藏人服飾和珠寶的文獻記錄。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29日台北編譯報導』一本價值一萬歐元的書籍已經在瑞士蘇黎世的里特貝格博物館展出。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4日台北編譯報導』新德里媒體專業人士丹增貢覺(Tenzin Kunchok) 因剪輯「喪宴」(Mrityobhoj:The Death Feast)一片,在新德里頒獎典禮上,勇奪第65屆印度全國電影獎最佳剪輯獎。聯邦廣電部部長斯姆里提•艾拉尼( Smriti Irani),於2018年5月3日在科學宮(Vigyan Bhawan)舉行的頒獎典禮上,頒出獎項。

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印度,卡納塔克邦,科勒高- 東德林只有一所當地西藏兒童就讀的學校,西藏中央學校(CST)。西藏中央學校由印度政府機構創辦,並由西藏中央學校聯會(CTSA)負責管理,隸屬於中央中等教育委員會(CBSE)。

學校最資深的英語教師東珠平措(Dhondup Phuntsok)說:「在東德林定居點成立後,印度非政府組織邁索爾復康發展機構(MYRADA)的協助之下,決定計畫為西藏兒童建立學校,他們砍伐森林,建造學舍。他們並幫助在定居點建造醫院。該學校成立於1974年。邁索爾復康發展機構不久之後關閉了該計畫,並於1978年印度政府將管理權移交給西藏中央學校聯會(CTSA)。 1978年5月5日至2018年5月5日,由藏人行政中央(CTA)統籌管理;之後,再由西藏中央學校聯會(CTSA)的桑布塔學校(Sambhota)接手。」

關於就學的學生人數,他說:「學校早期,是當時日校中學生人數最多的時期,從幼兒園即開始就讀的學生超過100人,所以,我們不得不把一節課分成兩節到三節,每節課有40多名學生,由於人數眾多,學校教室空間不夠,所以我們利用食堂作為教室,隨著時間的推移,兒童人數減少,現在我們約有230人。當時尚在邁索爾復康發展機構管理期間,共有五個年級的課程,希望繼續學習的孩子們則送往邁索爾(Mussourie)或達爾豪西(Dalhousie)。藏人行政中央接手學校管理之後,學校課程延長到中學階段,目前具有十年級的課程。」

「學生在完成十年級課程畢業後,主修科學和商業的學生繼續在孟各西藏中央學校(CST Mundgod)就讀高中課程。早前,開設藝術課程,對藝術感興趣的學生也可以進入拜拉庫比的西藏中央學校學習藝術科目。學生在另個城鎮就讀十一年級,父母的陪同是必要的。」他強調說。「學校有很多部門,我們有健身房、木工教室、裁縫教室、電腦教室、資源中心、考試中心和行政辦公室等設備。至於基礎設施方面,我們擁有一座很大的足球場,還有一座保持良好的籃球場,我們全年都有課外活動。」

他告訴《國際西藏郵報》(TPI)記者:「除了室外的足球場和籃球場,尚有室內活動館,同樣可以提供給青少年進行室內比賽、辯論、詩歌朗誦、故事講述,也有服裝比賽、繪畫和詩歌朗誦。從就讀這所學校開始,我們為學生提供免費的課本和筆記本,同時也提供免費的午餐。」

當被問及對學校的意見和期許時,話題轉移到桑布塔(Sambhota)學校,他說:「我相信一旦由桑布塔接管學校,學生對藏語的了解就會大大提高,我真誠地希望看到這件好事的發生。」

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印度,卡納塔克邦,科勒高-老人之家是年老藏人的家園。它更像是一個老年藏人的宿舍,由於各種原因,孩子們無法照看他們。達賴喇嘛尊者建議設立這樣一個家的想法。所有定居點都有老人之家,皆隸屬於每個定居點的藏人行政中央(CTA)代表處。

住在東德林老人之家的仁青女士說:「這個家的土地是由佐欽仁波切提供的,並且在2000年成立了科勒高東德林養老院。關於老人之家的每日行事曆安排,規則並不嚴格,他們醒來,充滿活力,就有早餐可以享用,然後禱告兩個小時,有些時候,我們每天有兩次祈禱,尤其是在星期三(拉嘎日)。週日,是例假日;其中有些人會出去到順多(Sumdo)或他們朋友和親戚家,有些則是待在家裡,度過一天的時光。」

「老年人不得不留在老人之家的原因,因為他們有些人身體虛弱,無法為自己掙錢,也沒有人照顧他們。因此,他們在定居點負責人的幫助下,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老人之家。有時,負責人聽到需要幫助的老人家,便會親自到村里去看望那些村莊的情況,如果他們需要幫助,代表辦公室將提供他們協助,但有些則拒絕辦公室的幫助。」仁青女士補充說。「這裡的老年人很有規矩,但他們有著和在家時一樣多的自由,不會有所限制,規則也很寬鬆。」

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印度,卡納塔克邦,科勒高- 在泰米爾納德邦和卡納塔克邦的交界地帶,有一座小型的西藏東德林(Dhondenling)定居點。在中共非法入侵西藏之後,達賴喇嘛尊者離開西藏,而大批藏人緊緊跟隨其後,流亡印度尋求庇護而成為難民。流亡早期,西藏難民住在帳篷裡,也在印度北部擔任修建道路工人多年,直到定居點建立。

東德林定居點(Dhondenling Settlement)首席執行總幹事丹增秋達(Tenzin Chodar)受訪談論建立定居點時表示,「在印度一個非政府組織MYRADA的幫助下,東德林定居點於1974年建立。大多數從西藏逃離在甘托克留守的流亡藏人定居在這裡,後來人們開始到這裡定居,最初到達的人數約為3500人,最後到達的藏人住在U村,他們來自不丹,所以現在人口約為3600人。定居點由22個村莊組成,面積為3124英畝。」

「村莊的官方名稱是從A到V的字母排列。來自西藏同一地點的人們就居住在同一個村莊。東德林藏人的生計主要是耕種,在這裡重新安置之後,人們得到了土地,一名瑞士人教導大家耕種,從那時起,這裡的藏人一直都在耕地上耕種,之後也開始飼養山羊、綿羊和奶牛。隨著農業的發展,人們也開始在印度的大城市中從事冬季服裝業務,藉此獲得額外的收入,因此這兩者是人民的主要收入來源。此前,還有一家合作社,卻關閉了,儘管如此,大多數人還是依靠農業為生,甚至一年種植不同品種的植物,並建立手動灌溉泵浦。」總幹事補說。「大多數人是農民,我們面臨的最困難的是缺水的窘境,人們依賴雨季而繁榮和養殖他們的農場;但由於雨水多寡的不確定性,以及每個陣雨之間的間隔距離,對收成影響很大,2017年的收成很好,但之前的三年相當糟糕。雨季也影響了家庭使用的飲用水,因此雨季期間的陣雨不佳,導致部分地區缺水。另一個困難是科勒高較於其他大多數定居點較為偏遠,生意很差,當收成不好時,農民無法為了賺錢而經營小生意,因為偏遠,往來人口不多。」

該定居點主要由藏人行政中央總辦事處是(CTA)代表處監督管理。管理學校、老年之家和醫院。共有9座大小的寺院。當地議會監督藏人行政中央代表辦公室的工作。由21名成員組成,所有成員都由人民選出。定居點的規則和法律由當地議會成員決定。

合作社運營工作坊、商店和提供拖拉機、種子和化肥等農業需求。西藏自由運動辦公室為解決人民的自由運動和藏人行政中央向當地人進行籌款。也為被視為西藏公民身份的人們製作綠皮書。其他協會包括西藏青年會、西藏婦女協會和運動俱樂部

《佛法科學總集》中譯本于近日出版發行

圖書/電影

【西藏之聲2017年7月4日報導】《佛法科學總集:廣說三藏經論關於色心諸法之科學論述》上、下兩冊中譯本近日出版發行。

雪域叢書27 反彈的彎枝與巨無霸 ――西藏問題評論集

圖書/電影

反彈的彎枝與巨無霸――西藏問題評論集
在烏賊噴射的墨汁中追問西藏
茉莉
即將出版這本文集時,我想起英國作家奧威爾的話:「我之所以寫一本書,是因為我有一個謊言要揭露,我有一個事實要引起大家的注意。」可以說,沒有什麼比這句話更能概括我的第二本西藏文集之內容了。

图说:这是一本向埃利亚特•史伯岭先生致敬之书,收录了31位藏学家、作家以藏文、英文、中文写的文章。于2015年2月3日,在印度达兰萨拉的阿尼玛卿西藏研究中心举行了发布仪式,并当场献给了史伯岭教授。(唯色提供)

圖書/電影

国际藏学界的顶尖人物、藏中历史研究领域的权威学者、不知疲倦的人权活动者、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教授埃利亚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又写艾略特•史伯岭),1月29日在纽约家中去世,时年66岁,遗下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

寧死不屈: 西藏正在燃烧

寧死不屈: 西藏正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