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Grid List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7日台北編譯報導』據報導,中國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一所學院培訓了300多名唐卡畫家,唐卡是表現藏傳佛教藝術的傳統形式。

「自2012年以來,拉薩的西藏唐卡繪畫學院對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給予免費培訓,幫助保護西藏的文化遺產。」中共國家官媒新華社週六報導。

「唐卡繪畫是藏傳佛教藝術品,由中國各地的藏人藝術家在棉布或絲綢上繪製。宗教唐卡繪畫可以追溯到西元10世紀,通常以這種藝術形式繪製佛像。」該報導稱,「目前,西藏2000多名專業唐卡畫家,每年創作數以千計精工複雜的唐卡畫作,總價值超過1億元人民幣(1500萬美元)。」

該學院院長諾布西扎(Norbu Sidar)告訴新華社,他們計劃擴大學院,培養更多的唐卡畫家。

1949年,中共政權入侵西藏,並於1959年完全佔領西藏。此後,超過120萬藏人,佔全國600萬人口的20%,死於中國入侵的直接後果。此外,西藏六千多座宗教寺院裡99%以上的珍貴文物和歷史建築遭到搶劫或毀滅,導致成千上萬的神聖佛教經論遭到破壞。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2日台北編譯報導』兩名西藏商人,因持有達賴喇嘛尊者法照,遭西藏東部康巴地區中共當局拘留。

美國自由亞洲廣播電台根據當地消息人士提供消息的獨家報導稱,近來爐霍縣當局按照甘孜州政府的指示在各鄉村開展所謂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宣傳活動,同時加緊了對當地的嚴控。當局分批派遣工作組走鄉進村,強令藏人參加會議。而在會上,政府人員主要強調不得在寺院和民宅內「懸掛或私藏達賴喇嘛法像」、「自覺與境外分裂勢力劃清界限」等。除了開會,他們還會強行闖入民宅進行突擊檢查。當時有兩名經商藏人因在家中被發現收藏達賴喇嘛法照,遭到警方的強行拘捕。他們中的一人名叫亞瑪扎西,另一人的名字暫不清楚。兩名經商藏人被捕後,至今沒有獲釋:爐霍縣藏人亞瑪扎西與那位一同被捕的藏人在縣城一個叫熱瑪果(音譯)草坪旅遊景區開設飯館。每年夏季,當地遊客比較多,他們都會來此做生意。六月初,在中共當局進行突擊檢查時,從他們兩人家中發現收藏了達賴喇嘛尊者的法像,警方不由分說將他們強行帶走,直到現在也沒有釋放他們回家。他們的家人都一直期待他們能夠早日獲釋,因此對於他們的情況不願多談,也不願提供他們的照片,怕被當局扣上「與境外分裂勢力聯繫或相勾結」的罪名,而對他們判刑。

康巴地區甘孜縣的警方一直在進行突襲搜查。據報導,最近地方當局也迫使西藏寺院派小僧侶進入公立學校。

藏人對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的忠誠,一直被中國當局視為對其權威和統治的威脅,以及直接挑戰。持藏有尊者法照的藏人被關進監獄,並受到嚴懲。

這次在甘孜康巴地區的逮捕行動,並不是第一次。 2017年英國「人權觀察」、「自由西藏」皆報告了類似的事件,中共公安局明確禁止出售或展示尊者法照。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在西藏反抗中國統治失敗後,於1959年逃離西藏、進入印度流亡。尊者一直駐錫在印度喜馬拉雅山城達蘭薩拉。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6日台北編譯報導』據報導,中共警方進一步鎮壓西藏異議人士,在西藏東北部瑪曲(Marchu)縣逮捕一名知名藏人作家和教師,據聞他在社交媒體和博客上發表與西藏相關的文章。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7日台北編譯報導』俄羅斯莫斯科 – 法國和比利時爭奪世足賽決賽權時,一名法國維權人士在聖彼得堡體育場分享他在那場比賽多張高舉西藏國旗和穿上印有達賴喇嘛英文字樣的T恤的照片,卻遭俄羅斯警方拘留。

2018年莫斯科國際足聯世界杯的最後一場比賽中,休斯比肯(Hugues Picon)一直受到俄羅斯警察的拘留,並且在週日法國與克羅埃西亞爭奪冠亞軍決賽無法進入盧日尼基體育場。

在法國和比利時之間的半決賽中,比肯於2018年7月10日在聖彼得堡體育場、數十萬人面前舉起西藏國旗。俄羅斯安全人員後來將他拘留直至最後一天比賽結束。

來自法國長期西藏支持者比肯在莫斯科體育場公開高舉西藏國旗,並在其社交媒體上貼文指出,「普丁害怕達賴喇嘛尊者」。據消息人士指稱,比肯已在7月15日獲釋,並遣送法國駐莫斯科大使館。

比肯在拘留時,以手機在臉書上留下訊息,「手機很快就沒電了。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逮捕我。他們說,因為我是活動人士。」接著又說,「普丁害怕達賴喇嘛。錯過比賽令人討厭。但感到驕傲,因為這是為了我們的事業。」

「休斯比肯,你太棒了!在這個世界最大的體育場遭遇強烈的政治蔑視,以及向超過十億人提高西藏議題。謝謝。」美國的西藏活動人士和美國聯盟領導人吉美烏金(Jigme Ugen)在臉書上貼文說謝謝。

今年,法國隊贏得第二次世界杯冠軍,在一場充滿娛樂性和動感十足的決賽中,以4比2完成與克羅地亞隊爭奪冠軍的夢想。

這不是休斯比肯第一次高舉「西藏國旗」和身穿「達賴喇嘛」T恤,比肯年輕的時候,甚至穿著一件印有「達賴喇嘛」的T恤參加1998年在法國舉行的世界杯。當年的比賽也是由法國隊奪得冠軍,法國隊在決賽中以3比0擊敗衛冕冠軍巴西隊。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7日台北編譯報導』曼谷 – 2018環球先生正式揭開序幕,來自世界各地最俊美的男子陸續抵達泰國。西藏先生和其他參賽者一起參加2018年7月12日在曼谷舉行的第一場比賽。

接下來五天的賽程裡,來自世界各地近50名男子將爭奪成為第五屆環球先生。

每位代表在抵達後都收到所代表國家的肩帶,進行官方拍攝後,在曼谷觀光。

歡迎參賽者在曼谷悅榕莊酒店的月光酒吧和高檔餐廳舉辦特別活動,在欣賞曼谷壯觀景色的同時,各國代表可以有更多相互了解的機會。正式儀式也在週六舉行,參賽者在星期一參觀曼谷的黎明寺(Wat Arun Ratchawararam Temple)。

「對我來說,從來都不容易;但最後,達成了。一個夢寐以求的夢想終於實現了。我永遠不會比在全球代表展現我心愛的國家西藏感覺更多的驕傲。」成為第一位贏得西藏先生頭銜的25歲男子丹增尼瑪說。

「我最深切的感謝所有支持和鼓勵我的人,讓我的每一步都變得更加快速。永遠不會停止築夢踏實的腳步,永遠不會讓大家失望。現在是邁出另一大步向2018環球先生前進。」尼瑪在其臉書頁面(Facebook)上補充說。

「今年,我們將迎來我們的第五屆環球先生。我們承諾,這將是一個大家從未見過的製作設計。」環球先生(Mister Global)主席帕拉迪特.帕拉讓(Pradit Pradinunt)2018年1月16日在個人臉書(Facebook)貼文表示。

主辦單位表示,這場選拔賽將「激勵」每個人成為最好、有自信的人,並將公司的目標定為「英雄、態度與智慧」。

環球先生是由泰國從2014年開始主辦的選美比賽,就跟環球小姐在紅毯上爭奇鬥豔一樣,參與的選手為了得獎也是絞盡腦汁。比賽中當然不免有許多秀身材的養眼橋段,西裝、泳裝、短褲一樣不少。而在其中「國家服飾」的比賽項目中,選手們在自己國家的傳統服裝上使出各種花招,爭奇鬥艷就是要吸引評審目光。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6日台北編譯報導』2018年7月13日,南希.佩洛西和詹姆斯.麥戈文在波士頓環球報發表文章-《讓達賴喇嘛尊者回家吧 !》。文中提及「設想中國若能給予西藏人民尊嚴與尊重,讓達賴喇嘛回到西藏,無論短期造訪還是長時居留,將是多麼美好的一件生日禮物」。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2日台北編譯報導』2018年7月6日,西藏司政在印度北部拉達克邦首府列城舉行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八十三歲夀誕慶祝活動之前,向數萬與會者發表講話。週五早上,身穿傳統服裝的大批人群開始聚集位於喜馬拉雅山列城郊區的寂園和平宮(Shiwatsel Phodrang)廣場。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5日台北編譯報導』由藏人行政中央內政部舉辦的西藏定居官員年度行政會議,6月22日在藏人行政中央辦事處納扎廳(Nyatri hall)正式揭幕。這場年度會議將審議和討論七項主要議程,包括達賴喇嘛尊者的福祉,西藏定居點的生計,藏人行政中央的5/50願景等。

首場會議的主席是噶倫玉托.噶瑪格勒(Kalon Karma Gelek Yuthok);其他嘉賓包括噶廈成員和各部會秘書長。所有在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的西藏定居官員,除了拜拉庫比隆順定居點(Lugsum Bylakuppe)外,全部出席會議。

主席噶瑪格勒在發言時,談到會議的目標和議程的重要性,與定居點西藏人民的現狀息息相關。並敦促定居點官員在任內確保他們的服務是具有意義和有效率的。

根據當前的需要,確定西藏定居點的生計,噶倫表示,這個問題需要立即特別關注。他說單單靠物質和基礎設施的發展,無法確保定居點可以順利運作,並建議需要研究其他方面,如人民的生計、心態和願望。我們需要灌輸居民幸福感和美好之處,使定居點對後代的西藏人民更加具有吸引力。

噶倫也談到印度政府宣布的2014年西藏復康政策法案,以及各邦政府實施該政策的情況。他說,西藏定居點官員應該與當地政府緊密聯繫,敦促其執行尚未實施的政策。不過,建議他們以明智與理解的方式謹慎行事,以免造成當地民眾對政策的誤解。雖然印度各邦和中央政府一直支持西藏問題和西藏人民,但作為一個民主國家,他們需要解決當地人民所表達的關切。所以,在處理這些事情時,我們應該更加小心。

進一步提及藏人行政中央的5/50願景,並強調需要長期規劃。我們大多數人在50年後,勢必不會在這裡,但我們必須抱持這樣的想法積極努力運作,讓我們所累積的努力,可以在未來的50年中取得積極成果。

在結束發言之前,噶倫強調西藏團結的重要性,特別是西藏傳統三區的團結一致。並敦促定居點官員積極致力於確保西藏團結。對於最近發生的曝露西藏團結和民主脆弱性的事件表示悲傷,並表示我們維護西藏人民的團結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噶倫也談到提高西藏人民的集體價值。

內政部噶倫索南多杰.科拉桑(Kalon Sonam Topgyal Khorlatsang)提到關於會議議程,並敦促與會者深入討論這些問題。並表示,回顧過去六十年的流亡生活,以及根據藏人行政中央展望未來50年加強西藏社區的重要性。特別提到需要努力工作,確保現在的第15屆噶廈在尚餘三年任期的圓滿成功。

噶倫也簡述了內政部向印度所有藏人提供住房的情況,特別是來自西藏的新到藏人。他解釋藏人行政中央(CTA)住房規定,並說明持有印度或外國護照的藏人,沒有資格居住在印度指定的西藏定居點。

內政部秘書長吉美仁增(Chimmey Rigzin)介紹這次會議的目標,並由增額秘書長次仁措姆(Tsering Tsomo)致感謝詞。

會議內容包括與印度聯邦內政部長顧問阿米塔巴.穆赫(Shri Amitabh Mathur),就當地外國人登記辦公室相關的線上更新、登記和核發西藏RC、IC和出境許可證的對話。為期五天的會議,將於6月26日圓滿結束。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9日台北編譯報導』雖然經常看到撿拾垃圾者和頗皮小孩在我們的車窗外乞討,有時甚至會被他們激怒。然而在其他時候,我們壓根無法確定如何幫助他們獲得平安的生活。但是,坎加拉河谷的一名藏人僧侶一手改變了在達蘭薩拉和麥羅甘吉乞討的貧民窟孩子的未來。

他的組織懂憐(Tong-Len)慈善信託基金會,在藏語中的意思是「施與受」,從交換他人的悲傷和得到快樂回饋的咒語而來。來自達蘭薩拉周邊貧民窟的許多孩子,今天在各大學讀書,並且攻讀專業學位,同時證明了一個人的付出與努力的故事;他的故事是勇氣、慈悲和毅力的故事。

1997年,洛桑嘉央(Lobsang Jamyang)翻越珠穆朗瑪峰,經過危險的通道到達印度。「這是一個艱難的日子。當時我並不確定是否能夠活下來。」

他來自西藏中部的衛藏(U-Tsang),隨後移居印度南部小鎮拜拉庫比(Bylakuppe)的色拉傑佛學院。

因與家人分離而發生情緒疾病。「2002年,我在菩提伽耶會見一名來自西藏的男子,他說我的家人認為我已經死了。我來到麥羅甘吉(McLeod Ganj),決定返回我的父母身邊。但有一天,我看到孩子們在街頭乞求施捨。我想著該如何幫助他們。那時,我不懂印度語或英語。從邏輯上推斷他們處於這種狀況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如何教育所有貧民窟的孩子。」44歲的藏僧說。

這件事改變了他的人生,於是決定留在印度。

2004年,他創辦懂憐慈善基金會,與達蘭薩拉周圍許多貧民窟的孩子們接觸,因為他認為讓他們得到良好的教育,以及在社會、道德和情感上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於是他在貧民窟挨家挨戶地要求家人送孩子上學。當然沒有父母願意把他們的孩子送到學校。他們認為教育不會帶給他們食物。僧人回憶說,他們不想失去孩子們乞討所帶來的收入。於是他與他們達成協議;每個月支付150盧比作為每個孩子的補償,藉此阻止孩子去乞討,也可以讓孩子們就學,加上承諾在災難或困難時期供應食物,如果家裡的女主人生病時,提供整個家庭所需的食物,免費藥品和24小時的醫療緊急情況支援。

「現在,我們正在接納更多的孩子,但不是給錢,」他說。當然,這對他來說並不容易。他自己的兄弟都不明白他到底在做什麼。

今天,他的組織積極參與坎加拉河谷的許多貧民窟的衛生健康、教育和其他貧民窟福利項目。他的工作人員為貧民窟的700多名嬰兒提供日托,日用設施,以及食品運送服務,並親自餵養他們。

僧人懷念他最喜歡的孩子。「有名叫做尼夏.庫瑪芮(Nisha Kumari)的小女孩拽著我的長袍,乞討香蕉或施捨。她會在麥羅甘吉主持的樓梯追著我跑,然後跟在巴士站的遊客後面跑步。今天,她正在班加羅爾學習新聞學,也計劃前往美國攻讀碩士學位。」

他繼續說,「孩子們在假期期間回家拜訪父母。我給他們三個Lakshyas - 他們自己的美好生活,他們家庭的責任,以及為社區和國家服務的承諾。」

今年,薩拉學院從目前的學年開始,課程將在校園內進行。 「除了技能發展和批判性思維之外,歐洲和美國學校所遵循的社會、情感和道德學習,將成為我們課程的重點。我們有印度的那爛陀(Nalanda)等一流思想。我們需要重振豐富的印度文化。我們正在尋找可以衡量的結果。」

他的慈善信託基金會在英國、美國、法國都有分支機構,澳洲也有一個支援團體。來自巴西和世界其他地區的志願者紛紛前來為兒童傳授知識,國際組織的慈善家也向他的事業伸出援手。「我們與世界上最好的諮詢公司之一、貝恩公司(Bain&Company)緊密合作。」他對這家總部位於波士頓的公司表示,他正在為他的計畫尋求最佳服務。

陽光照射在面向旅館大樓、積雪覆蓋的白山脈(Dhauladhar)上,夜晚變得涼爽。僧侶們正在持咒早課,一會兒,熱切的學生們擠在一起。新的一天開始,很多工作要做。

洛桑嘉央僧人終於在2010年能夠與他的家人聯繫。「我們兩天沒辦法說話,因為我們哭個不停;第一天我的母親哭了,第二天就是我。 第三天,我們聊了。 現在科技很有用。可以使用網絡聊天。困難時期幾乎已經過去了。」他說。

奉獻自己的生命為人類服務。讚揚那位讓達蘭薩拉貧民窟兒童重獲新生的僧侶。「這是一個回饋並說『謝謝印度』的機會。」他在訪談的最後總結說。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第一回:是藏人婦女南卓分享在科勒高定居點的故事
第二回:丹增秋達談東德林定居點人們的生活
第三回:科勒高東德林西藏定居點的老人之家
第四回:科勒高東德林西藏定居點的西藏中央學校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29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CTA)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博士於日昨離開達蘭薩拉,赴新德里進行正式訪問。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據報導,印度板球傳奇人物薩辛.坦都卡(Sachin Tendulkar)週二(5月1日)抵達喜馬拉雅山城達蘭薩拉進行為期三天的訪問行程,據悉他們可能前往拜會全球知名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雖然板球大師到訪達蘭薩拉的主要目的是為喜馬偕爾邦板球協會的板球博物館奠基。

寧死不屈: 西藏正在燃烧

寧死不屈: 西藏正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