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2日台北編譯報導』2018年7月6日,西藏司政在印度北部拉達克邦首府列城舉行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八十三歲夀誕慶祝活動之前,向數萬與會者發表講話。週五早上,身穿傳統服裝的大批人群開始聚集位於喜馬拉雅山列城郊區的寂園和平宮(Shiwatsel Phodrang)廣場。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5日台北編譯報導』由藏人行政中央內政部舉辦的西藏定居官員年度行政會議,6月22日在藏人行政中央辦事處納扎廳(Nyatri hall)正式揭幕。這場年度會議將審議和討論七項主要議程,包括達賴喇嘛尊者的福祉,西藏定居點的生計,藏人行政中央的5/50願景等。

首場會議的主席是噶倫玉托.噶瑪格勒(Kalon Karma Gelek Yuthok);其他嘉賓包括噶廈成員和各部會秘書長。所有在印度、尼泊爾和不丹的西藏定居官員,除了拜拉庫比隆順定居點(Lugsum Bylakuppe)外,全部出席會議。

主席噶瑪格勒在發言時,談到會議的目標和議程的重要性,與定居點西藏人民的現狀息息相關。並敦促定居點官員在任內確保他們的服務是具有意義和有效率的。

根據當前的需要,確定西藏定居點的生計,噶倫表示,這個問題需要立即特別關注。他說單單靠物質和基礎設施的發展,無法確保定居點可以順利運作,並建議需要研究其他方面,如人民的生計、心態和願望。我們需要灌輸居民幸福感和美好之處,使定居點對後代的西藏人民更加具有吸引力。

噶倫也談到印度政府宣布的2014年西藏復康政策法案,以及各邦政府實施該政策的情況。他說,西藏定居點官員應該與當地政府緊密聯繫,敦促其執行尚未實施的政策。不過,建議他們以明智與理解的方式謹慎行事,以免造成當地民眾對政策的誤解。雖然印度各邦和中央政府一直支持西藏問題和西藏人民,但作為一個民主國家,他們需要解決當地人民所表達的關切。所以,在處理這些事情時,我們應該更加小心。

進一步提及藏人行政中央的5/50願景,並強調需要長期規劃。我們大多數人在50年後,勢必不會在這裡,但我們必須抱持這樣的想法積極努力運作,讓我們所累積的努力,可以在未來的50年中取得積極成果。

在結束發言之前,噶倫強調西藏團結的重要性,特別是西藏傳統三區的團結一致。並敦促定居點官員積極致力於確保西藏團結。對於最近發生的曝露西藏團結和民主脆弱性的事件表示悲傷,並表示我們維護西藏人民的團結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噶倫也談到提高西藏人民的集體價值。

內政部噶倫索南多杰.科拉桑(Kalon Sonam Topgyal Khorlatsang)提到關於會議議程,並敦促與會者深入討論這些問題。並表示,回顧過去六十年的流亡生活,以及根據藏人行政中央展望未來50年加強西藏社區的重要性。特別提到需要努力工作,確保現在的第15屆噶廈在尚餘三年任期的圓滿成功。

噶倫也簡述了內政部向印度所有藏人提供住房的情況,特別是來自西藏的新到藏人。他解釋藏人行政中央(CTA)住房規定,並說明持有印度或外國護照的藏人,沒有資格居住在印度指定的西藏定居點。

內政部秘書長吉美仁增(Chimmey Rigzin)介紹這次會議的目標,並由增額秘書長次仁措姆(Tsering Tsomo)致感謝詞。

會議內容包括與印度聯邦內政部長顧問阿米塔巴.穆赫(Shri Amitabh Mathur),就當地外國人登記辦公室相關的線上更新、登記和核發西藏RC、IC和出境許可證的對話。為期五天的會議,將於6月26日圓滿結束。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9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教育部高興地宣布,喜馬偕爾邦政府已經有效地再次為2018年的西藏難民學生提供內外科全醫學士學位(MBBS)預備學位。自去年以來,該邦政府已經為西藏學生提供了4個內外科全醫學士預備學位,意味著該邦政府將從今年起為藏人學生提供五個預備學位。

頒發的五個預備學位,分別是西姆拉英扎甘地醫學院(IGMC);坦達拉金扎.帕薩迪博士政府醫學院(RPGMC);納漢揚萬辛格.帕爾瑪博士醫學院(YSGMC)博士;恰姆巴潘迪.賈瓦哈拉爾.尼魯政府醫學院(PJLNGMC);哈米爾普爾拉哈.克什納博士政府醫學院(RKGMC)。

教育部噶倫貝瑪央金(Pema Yangchen)博士於2018年5月19日與喜馬偕爾衛生和家庭福利部長維賓.辛格.帕爾瑪會面,感謝慷慨與貼心的設想,並確保這些學生在學習後將在西藏社區服務。 會談期間,噶倫向新任衛生部長介紹了西藏社區和當地社區獎學金,對當前社區產生的積極影響。

教育部希望這個額外的學位能夠發揮長期的作用,改善我們在西藏定居點的醫院和診所服務醫生的嚴重短缺困難。

喜馬偕爾衛生和家庭福利部長維賓.辛格.帕爾瑪在5月30日訪問達蘭薩拉,期間也拜會了達賴喇嘛尊者。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28日台北編譯報導』 2018年5月25日,藏人行政中央(CTA)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在噶廈(Kashag)秘書處與約38名大學生就「西藏與領導力」這個主題進行交流互動。這次會議是由藏人行政中央教育部舉辦的第三屆西藏青年領導力研討會的部分排程。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9日台北編譯報導』雖然經常看到撿拾垃圾者和頗皮小孩在我們的車窗外乞討,有時甚至會被他們激怒。然而在其他時候,我們壓根無法確定如何幫助他們獲得平安的生活。但是,坎加拉河谷的一名藏人僧侶一手改變了在達蘭薩拉和麥羅甘吉乞討的貧民窟孩子的未來。

他的組織懂憐(Tong-Len)慈善信託基金會,在藏語中的意思是「施與受」,從交換他人的悲傷和得到快樂回饋的咒語而來。來自達蘭薩拉周邊貧民窟的許多孩子,今天在各大學讀書,並且攻讀專業學位,同時證明了一個人的付出與努力的故事;他的故事是勇氣、慈悲和毅力的故事。

1997年,洛桑嘉央(Lobsang Jamyang)翻越珠穆朗瑪峰,經過危險的通道到達印度。「這是一個艱難的日子。當時我並不確定是否能夠活下來。」

他來自西藏中部的衛藏(U-Tsang),隨後移居印度南部小鎮拜拉庫比(Bylakuppe)的色拉傑佛學院。

因與家人分離而發生情緒疾病。「2002年,我在菩提伽耶會見一名來自西藏的男子,他說我的家人認為我已經死了。我來到麥羅甘吉(McLeod Ganj),決定返回我的父母身邊。但有一天,我看到孩子們在街頭乞求施捨。我想著該如何幫助他們。那時,我不懂印度語或英語。從邏輯上推斷他們處於這種狀況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如何教育所有貧民窟的孩子。」44歲的藏僧說。

這件事改變了他的人生,於是決定留在印度。

2004年,他創辦懂憐慈善基金會,與達蘭薩拉周圍許多貧民窟的孩子們接觸,因為他認為讓他們得到良好的教育,以及在社會、道德和情感上的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於是他在貧民窟挨家挨戶地要求家人送孩子上學。當然沒有父母願意把他們的孩子送到學校。他們認為教育不會帶給他們食物。僧人回憶說,他們不想失去孩子們乞討所帶來的收入。於是他與他們達成協議;每個月支付150盧比作為每個孩子的補償,藉此阻止孩子去乞討,也可以讓孩子們就學,加上承諾在災難或困難時期供應食物,如果家裡的女主人生病時,提供整個家庭所需的食物,免費藥品和24小時的醫療緊急情況支援。

「現在,我們正在接納更多的孩子,但不是給錢,」他說。當然,這對他來說並不容易。他自己的兄弟都不明白他到底在做什麼。

今天,他的組織積極參與坎加拉河谷的許多貧民窟的衛生健康、教育和其他貧民窟福利項目。他的工作人員為貧民窟的700多名嬰兒提供日托,日用設施,以及食品運送服務,並親自餵養他們。

僧人懷念他最喜歡的孩子。「有名叫做尼夏.庫瑪芮(Nisha Kumari)的小女孩拽著我的長袍,乞討香蕉或施捨。她會在麥羅甘吉主持的樓梯追著我跑,然後跟在巴士站的遊客後面跑步。今天,她正在班加羅爾學習新聞學,也計劃前往美國攻讀碩士學位。」

他繼續說,「孩子們在假期期間回家拜訪父母。我給他們三個Lakshyas - 他們自己的美好生活,他們家庭的責任,以及為社區和國家服務的承諾。」

今年,薩拉學院從目前的學年開始,課程將在校園內進行。 「除了技能發展和批判性思維之外,歐洲和美國學校所遵循的社會、情感和道德學習,將成為我們課程的重點。我們有印度的那爛陀(Nalanda)等一流思想。我們需要重振豐富的印度文化。我們正在尋找可以衡量的結果。」

他的慈善信託基金會在英國、美國、法國都有分支機構,澳洲也有一個支援團體。來自巴西和世界其他地區的志願者紛紛前來為兒童傳授知識,國際組織的慈善家也向他的事業伸出援手。「我們與世界上最好的諮詢公司之一、貝恩公司(Bain&Company)緊密合作。」他對這家總部位於波士頓的公司表示,他正在為他的計畫尋求最佳服務。

陽光照射在面向旅館大樓、積雪覆蓋的白山脈(Dhauladhar)上,夜晚變得涼爽。僧侶們正在持咒早課,一會兒,熱切的學生們擠在一起。新的一天開始,很多工作要做。

洛桑嘉央僧人終於在2010年能夠與他的家人聯繫。「我們兩天沒辦法說話,因為我們哭個不停;第一天我的母親哭了,第二天就是我。 第三天,我們聊了。 現在科技很有用。可以使用網絡聊天。困難時期幾乎已經過去了。」他說。

奉獻自己的生命為人類服務。讚揚那位讓達蘭薩拉貧民窟兒童重獲新生的僧侶。「這是一個回饋並說『謝謝印度』的機會。」他在訪談的最後總結說。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當局為紀念第十五屆噶廈屆滿兩週年,特於2018年6月1日星期五在大乘法苑舉行一場祈禱法會,以示聲援西藏自焚者和被監禁藏人語言倡導者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的苦難。西藏司政洛桑森格並在法會活動上發表講話。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25日台北編譯報導』 藏人行政中央(CTA)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博士於星期四(5月24日)早上出席在達蘭薩拉(Dharamshala)附近坎亞拉(Khanyara)迪維達渡假旅店(Hotel Devdar Resort)舉行沙瑪思特.巴拉特2018卓越貢獻獎(Samast Bharat’s Excellence Award 2018)活動上擔任首席嘉賓。

該活動由沙瑪思特.巴拉特新聞(Samast Bharat News)雜誌主辦,旨在表彰為印度社會福利和發展貢獻的傑出人士。約44位來自不同行業,包括健康衛生、媒體、心靈、建築等傑出人士榮獲獎項。

藏人行政中央(CTA)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博士在發言時,談到了印度對西藏人民的慷慨和厚愛,以及西藏人民對印度的衷心感謝。「有人說過,當一個人不需要任何回報而繼續奉獻時,就是真正的愛。這種愛表現在印度對西藏人民的熱情和慷慨。印度持續付出,卻從不要求西藏人民回報。因此,我們藏人對印度政府和人民深表感激。」

西藏司政特別強調喜馬偕爾邦,特別是達蘭薩拉這座山城,在過去的六十年裡,寬待與接納達賴喇嘛尊者和藏人行中央當局。「印度是一個充滿美麗花朵的大花園。然而,對於藏人來說,喜馬偕爾邦是這個豐富多彩的花園之中、盛開的玫瑰,與我們分享了它的美麗和芬芳。」

司政也談到達賴喇嘛尊者對印度的尊敬,以及這個國家豐富的古老知識。「達賴喇嘛尊者形容自己是印度之子。尊者總是說他的身體是由印度的米飯和扁豆所滋養,而他的大腦則在印度古代那爛陀大學的智慧和知識下壯大。」

談到西藏的政局,司政表示,西藏在中國占領下仍處於嚴峻的政治局勢之下。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他強調全球新聞自由組織「無國界記者」和全球權利倡導組織「自由之家」發佈的兩份報告。無國界記者指出,國際獨立媒體和記者難以進入西藏;而「自由之家」則稱西藏受到比南蘇丹或厄立特里亞這兩個面臨民主危機的國家更嚴重的壓制。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博士進一步談到媒體在社會中作為民主第三支柱的重要性。他表示,媒體可以發揮強大的作用,可以作為無聲者的聲音,或為那些被政府或其他人忽視、虐待的人們伸張正義。不過,他注意到媒體逐漸邁向商業化的趨勢,新聞記者為妥善處理既得利益而受到損害。他說這種趨勢應該停止,才能實現民主的順利運作。

西藏司政並談到他從大吉嶺的開始到完成哈佛大學學業的個人歷程,然後在2011年成為民選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司政表示,他在達蘭薩拉的時光令人難忘,並也提到一定會珍惜喜馬偕爾邦人民對他的的愛與慈悲。

沙瑪思特.巴拉特新聞(Samast Bharat News)雜誌總編輯尼瑪達曼(Nyima tamang)在活動上進行介紹性發言。

出席活動的其他嘉賓,包括印度馬克斯(Max India)基金會莫希尼.達爾杰特(Mohini Daljeet),古帕塔建設者有限公司(Gupta Builders Pvt Ltd)安奴潘.古帕塔( Anupam Gupta),就是陽光運動(Just Sports and Sunny)拉尼什.科里( Rajneesh Kohli),以及帕坦科特巴達普世界學校(Partap world school Pathankot)維琪.瑪哈金(Vicky Mahajan)。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