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22日台北編譯報導』中共當局在康巴地區索(Sog)縣赤多(Trido)鄉逮捕一名西藏男子;因藏有達賴喇嘛的書籍,以及倫敦自由西藏協會在其官網上報導西藏精神領袖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錄影光碟。

2018年5月8日,中國警方抵達年約50歲的岡也(Gangye)家中,發現達賴喇嘛撰寫的書籍和西藏精神領袖啟動時輪金剛灌頂法會的錄影光碟,岡也遭強行帶走。同時,警方強力搜查他的房子,並沒收書籍和光碟。

據《自由西藏》報導,岡也的家人懷疑他在遭突擊搜查前即已遭到監視。岡也和他的兩個兒子曲達(Choedak)和丹增(Tenzin)過去曾多次遭到中共警方的傳喚和暫時拘留。

《自由西藏》表示,剛也在每次訊問後都會順利獲釋,但這一次他並沒有回來,迄今下落不明。

近日,西藏政府計畫開採那曲比如縣神山的消息經媒體曝光後,30多名藏人遭當局拘捕、毆打,罪名是涉嫌“向外洩露消息”。而當地村領導嘎瑪因反對開礦自今年二月被捕,至今仍未獲釋。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6日台北編譯報導』中國安全官員今天(4月5日)釋放一名遭秘密關押10天進行審問後,允許他返回位在甘肅省的寺院;據西藏消息人士稱。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14日台北編譯報導』一名60歲西藏婦女在本月前往拉薩朝聖,途中遭中共警方攔住盤查後失蹤;西藏消息人士在星期五向自由亞洲藏語服務台提供消息。

2018年3月28日,拉姆卓卡(Lhamo Dolkar)連同幾名親友,從她的故鄉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博拉鄉啟程赴拉薩朝聖。

經過一週時間,一行人抵達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達日縣,拉姆卓卡遭到幾名中國便衣保安人員帶離審問。

「從那時起,她的下落不明、音訊全無。」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民議會議員阿旺塔巴(Ngawang Tharpa) 說。「中共公安甚至警告她的親友,如果把拉姆卓卡監禁案件公開,將面臨可怕的後果。」

據信,拉姆卓卡遭到拘留的原因,與她六年前探視一名在獄中的政治犯相關。「2012年,一位名叫益西嘉措的僧人在博拉村街上單獨進行抗議活動,呼求達賴喇嘛尊者返藏。中共警方逮捕他、並把他關進監獄後,拉姆卓卡去監獄探視他,也為他帶來了食物。從那時起,中國當局開始懷疑和限制她的行動。」據自由亞洲電台消息人士說。

她從3月10日政治敏感紀念日週年之際動身朝聖,中國當局便一直監視她,持續跟蹤和質問。3月10日是1959年西藏抗暴紀念日;抗暴失利,迫使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進入印度流亡。

「拉姆卓卡只是一個普通藏人婦女,幾乎沒有什麼政治意識,也沒有受過正規教育。」消息人士說。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30日台北編譯報導』 西藏阿壩格爾登寺藏僧,去年遭中共警方拘留,於本週因涉嫌進行「政治活動」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

「洛桑桑杰,36歲,藏東格爾登寺僧人,2018年3月20日,遭中共中級人民法院判處徒刑。」與當地密切接觸的流亡藏人星期四向《國際西藏郵報》(TPI)提供消息說。

「洛桑桑杰,青海果洛藏族自治州鳩茲縣人,2012年8月14日,遭不明原因關押。」消息來源補充說,「被逮捕時,洛桑桑杰還是佛學學士學位僧。」

「 2012年,他被中共警方從壩格爾登寺帶走後,當時音訊全無。但消息人士說,他在2017年8月20日左右再度被捕,並於本週因涉嫌參與政治活動被判處五年徒刑,不過,關於對他的確切指控不明。」匿名消息人士稱。

藏人政治犯往往在審訊中面臨酷刑、毆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加上不公正的審判,甚至有時在沒有經過任何審判即遭到拘留;在監獄中遭遇酷刑,包括長期隔離或刑期加重,特別是如果他們試圖為其他囚犯待遇抗議;在獄中遭遇不人道和不符合監獄標準待遇,罹患疾病,有時甚至死亡。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6日達蘭薩拉報導』 2018年3月2日,達賴喇嘛尊者在「神變日」祈願大法會上籲藏人團結,「基於地域主義的盲目忠誠,著實已經過時、而且落伍了。數個世紀以來,塑造西藏人民團結的紐帶,才是至關重要的,我們應該視捍衛西藏的團結是神聖的承諾。」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