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1日台北編譯報導』在展開正式約定之前,於今天早上抵達列城後不久,首席部長那林德•納斯•維拉(N N Vohra)前往達賴喇嘛尊者位於喬格蘭薩爾邦(Choglamsar)吉福薩爾(Jive Tsal)的住所進行拜會。總督並由他的顧問、布政司和首席秘書長陪同。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4日台北編譯報報導』達賴喇嘛尊者週二(7月3日)抵達列城時,支持喜馬拉雅佛教社區決定將寺院改建為學習中心,並表示改變「我們的」寺院系統是民主制度的必要條件。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成千上萬信眾夾道列隊,手捧鮮花和裝飾品迎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抵達拉達克進行為期19天的訪問行程。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7日台北編譯報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將於9月16日至9月23日訪問荷蘭、德國、瑞士等歐洲國家,就世界和平與慈悲舉行一系列講座,並出席非暴力與和平會議,講授佛法。2018年11月14日至11月16日,應邀日本講授佛法與傳授隨許灌頂。

9月16日,演講主題:為什麼慈悲在我們的困境中是必不可少的;演講地點:荷蘭鹿特丹。9月17日,講座內容:格西朗日丹巴的《修心八頌》;講座時間:當地時間上午9:30~11:30;講座地點:荷蘭鹿特丹。

9月20日,達賴喇嘛尊者應邀參加由海德堡市與海德堡大學共同舉辦的座談會;座談會主題:幸福和尊重 ,地點:海德堡大學。9月19日,達賴喇嘛尊者應邀參加一場「非暴力與和平」會議 ;地點:德國黑森邦達姆城會議中心。

9月21、22日 ,達賴喇嘛尊者應邀將蒞臨兩場活動,慶祝瑞康(Rikon)西藏宗教研究所成立50 週年典禮。9月23日。達賴喇嘛尊者應瑞士瑞康(Rikon)西藏宗教研修所、瑞士西藏人社區、列支敦斯登西藏社區等的共同祈請,將口傳《中觀寶鬘論》、《修次中篇》、《佛子行三十七頌》。

西藏的精神領袖也計劃於2018年11月14日至16日訪問日本。達賴喇嘛尊者將於2018年11月14、15、16日,於日本橫濱國立會議廳,講授『緣起讚・修次中篇・聖觀自在菩薩隨許灌頂』。由達賴喇嘛尊者日本代表處主辦。尊者現場以藏文講授,並有日文、英文、中文、韓文、蒙古語、俄羅斯語等同步翻譯。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4日台北編譯報報導』達賴喇嘛尊者週一(7月2日)在新德里塔亞格拉吉體育館(Thyagraj Stadium)出席由新德里政府為當地所有公立學校開設的「幸福課程」(Happiness Curriculum)啟動典禮時表示:「現代教育只灌輸了物質價值觀,這是不夠的。」

尊者進一步說,有必要將其與古印度知識結合起來,不是基於宗教,而是基於常識和科學發現的道德教育。

新德里首席部長阿溫德.格利瓦(Arvind Kejriwal)、副首席部長兼教育部長馬內什.西索迪亞(Manish Sisodia),以及相關部門官員、新德里千所學校校長與4000多名教師等出席這場啟動典禮。

健康的心靈
達賴喇嘛尊者並強調教育對於創造一種能夠應對情緒危機和消極情緒的健康心靈的重要性。

首席部長格利瓦表示,新課程的啟動是德里「教育革命」的下一階段。「在第一階段,我們做了很多努力來改善基礎設施、教師培訓和環境的清理。現在,我們首要任務是有效地在學校實施『幸福課程』,培養快樂、具有創造力和才華橫溢的學生,他們將能夠反擊腐敗、恐怖主義等邪惡,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有很多學位,卻沒有工作
部長進一步表示,有必要對整個國家的所有課程進行全面改革,因為青年人取得一定教育程度的學位、但卻沒有工作。這個國家仍在繼續使用150年前由英國人開始的教育系統,該系統鼓勵死記硬背,旨在培養只適合從事文職工作的人。

首席部長說:「該中心和所有邦政府需要運用一年的時間,進行改革戰爭基礎上的教育。」

教師接受培訓之後,在學校推動幸福課程,每天為從幼兒園到八年級的學生提供45分鐘的課程,致力於教授「快樂」。

教育部長西索迪亞表示,每堂課都會以5分鐘的靜心冥想開始和結束,並相信如果10萬名學生和約5萬名教師都能夠遵循正確的課程方向,可以解決幾個現代的問題,學生將能夠確保在社會上最充分的發展。

「幸福課程」由一支40名教育工作者、專家和志工所組成的團隊,在六個月內策劃完成。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7日台北編譯報導』 2018年6月20日星期三下午,甫從拉脫維亞里加返抵達蘭薩拉坎格拉機場的達賴喇嘛尊者回答媒體記者詢問關於他的身體狀況:「當然,一切正常,但有點累,其他一切正常。」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6日台北編譯報導』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週一表示,西藏人民相信因果緣起,西藏問題是古老原因造成的結果。

達賴喇嘛尊者透過視訊會議與澳洲觀眾交流互動時表示,根據中國歷史書籍,在七、八、九世紀,中國、蒙古和西藏併列三大帝國。在九世紀,由於藏王之間發生爭吵,造成西藏解體。 這個問題始於那個世紀。 之後,我認為西藏人民關注自己的小圈子,包括西藏不同地區的喇嘛上師、當地人民和地主,從而導致分裂。

「歷史就是這樣產生的。古老的原因已經存在,所以便帶來了後果。 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這一點。」達賴喇嘛尊者說。

由於西藏佛教的傳統,西藏仍然是一個實體。 「從印度梵文翻譯出來的300卷佛教經論,以及整個藏區共用的語言實現了西藏人民成為一個整體。 否則,在政治問題上,幾個世紀以來,我們真的忽視了。」尊者進一步表示。

談到全球性衝突和社會缺乏道德意識時,諾貝爾獎得主強烈要求建立一個更加完善的教育體系,滿足人類的整體福祉。「70億人類都有權成為一個快樂的人。 現在應該關注的是現行教育,朝向非常重視物質價值發展的現代教育。因此接受這種教育的一代,最終會創造唯物主義的生活和充斥物質的文化。 當他們面對精神層面的問題時,顯得無奈與焦慮。」

談到生命中的錯誤時,尊者說:「我認為在政治問題上,沒有重大錯誤。 我在16歲時,承擔了西藏政教的責任。然後,西藏的局勢非常艱難,所以攝政王要我承擔責任。 以前的達賴喇嘛在18歲時才承擔責任。我告訴他,16歲還為時過早,但情勢所迫、我必須在那個年歲承擔責任。所以,我失去了自己的自由。24歲時,我失去了我的國家,接著出現了很多問題。 但我認為,現在回顧過去,在這些困難時期,並沒有重大錯誤。 我認為我所有主要決定,最終看起來都非常正確。」

尊者提到一位老西藏官員,他一直對1959年尊者決定逃離拉薩抱持懷疑態度,但在文革結束後,他肯定了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