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在印度孟買古魯納那克(Guru Nanak)藝術、科學與商業學院就慈悲發表講話之前,一位學生向他展示了一幅肖像畫。照片:Lobsang Tsering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2月19日台北編譯報導』達賴喇嘛尊者說:「宗教傳達關於愛、寬容和知足的信息,提供了一種對治這些破壞性情緒的觀點。」並補充說:「印度是一個可以將現代教育與認識和傳承的古老知識結合的國家,有助於解決我們的痛苦情緒。」

2018年12月13日,作為嘉賓的西藏精神領袖在印度孟買錫克教的古魯納那克學院發表演講,說明慈悲的價值。

告訴在場與會者,他多麼不喜歡形式,尊者稱觀眾為「兄弟姐妹」。「在今天的世界裡,重要的是我們認識到我們70億同胞是兄弟姐妹。作為人類,我們不僅有慾望,也有享有幸福的權利。然而,我們傾向於專注於國籍、宗教信仰等差異,導致了我們以『我們』和『他們』思考。我們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在更深層次上,我們人類是完全相同的,沒有任何理由進行戰爭和互相殘殺。當我遇到他人時,我認為自己只是另一個人。如果我想到自己作為藏人、佛教徒或達賴喇嘛,只是讓我與眾不同。」

「今天,我們正在全球經濟中運作,並面臨氣候暖化的威脅,專家告訴我們這種威脅相當嚴重,可能會變得更糟。這些問題影響到整個人類,我們必須透過共同努力來解決這些問題。這就是一體感的重要性。同樣,因為所有宗教傳統皆欲使人類受益,我們可以尊重所有人。我們甚至可以相互學習。在這方面,印度為世界其他地區樹立了榜樣。我敬佩來自印度教背景的古魯納那克(Guru Nanak),為了表達尊重而前往麥加朝聖。多麼棒的態度?」尊者表示,「我相信這種態度源於印度長期以來的不殺生(ahimsa)傳統。非暴力或不殺生是行為,但動機是慈悲(karuna)。如果一個人從另一個人的角度出發,無法將憤怒與不殺生連結。我們現在和21世紀都需要這樣的品質,因為作為人類,我們基本上是相同的,我們都必須在這個小小的星球上共同生活。」

「我有時會問,宗教之於今日是否仍然具有相關性,因為如果宗教不存在,我們就會忘記它。我們生活在一個物質世界,人們認為憤怒、貪婪等只是我們製造方式的一部分。宗教傳達的關於愛、寬容和知足的信息,提供了一種對治這些破壞性情緒的觀點。印度是一個可以將現代教育與認識和解決我們的痛苦情緒的古老知識結合的國家。奢摩他(shamatha)和毗婆舍那(vipashyana),是培養平靜的心靈和分析洞察力的修習,可以幫助調伏我們紛亂的心靈。我們需要物質發展,但我們也需要道德原則。因為人們從宗教實踐中獲取希望和啟發,在今天仍然深具相關性。」尊者補充說,「更重要的是,正如我致力於鼓勵宗教之間的和諧一樣,以宗教之名、行暴力之實的觀念是矛盾和無法想像的。這就是為什麼我也致力於促進發展心靈平和的方法,這是必不可少的基礎。我們可以在其上建立持久的世界和平。」

關於西藏,尊者解釋說他致力於保護自然環境。也提到一位中國生態學家的觀察,即西藏對於全球氣候的平衡與北極和南極同等重要,因此,這位生態學家將西藏稱為第三極。

尊者繼續表示,他致力於保持西藏對哲學、心理學和邏輯的理解,以及最準確地表達西藏宗教的藏語。緊接著,尊者在談話中提到在現代印度重振古印度知識,藉此說明如何發展內心的平和。

當被問及他是否會發脾氣時,尊者承認偶爾會,但不會持久。最後,應請求提出能帶來深遠和持久利益的一件事,他回答說:「發展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