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活動家丹真宗智。照片:TPI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1年12月22日達蘭薩拉報導』西藏活動家和作家丹真宗智在過去127天裡, 行走了2萬公里的路程倡導西藏境內真實情況。他表示:「通過喜馬拉雅山的旅行,讓人們更多地了解中國對西藏70年的佔領及其對印度喜馬拉雅山的影響,還有中國對印度日益增長的邊境威脅。」

著名的西藏作家和活動家丹真宗智在 「行走喜馬拉雅」的倡議下,在喜馬拉雅各邦進行127天的旅行,並於2021年12月22日在達蘭薩拉結束了他的旅程。麥羅甘吉達蘭薩拉印藏友好協會舉辦歡迎丹真宗智的活動,丹真宗智在活動中發佈一份新聞聲明,並放映《達賴喇嘛逃離西藏》影片。

在這四個月裡,他穿越了印度喜馬拉雅山脈的五個邦,遊覽了拉達克、喜馬偕爾邦、北方邦、錫金、阿魯納恰爾邦的幾個地方,並短暫地經過國家首都,最後回到達蘭薩拉。

丹真宗智於2021年8月14日開始他的旅程,試圖展現印度喜馬拉雅邦和西藏之間的傳統、文化和政治關係,並了解生活在這些邦的人們如何看待西藏問題。他還旨在強調生活在中國政府獨裁統治下的西藏人的困境。在整個旅程中,他使用當地的交通工具,大部分時間都是徒步穿越村莊、偏遠游牧區和邊境地區。

他首先提到:「這種之於文字和故事的方式,在127天內幾乎每天都在旅行,我肯定至少走了2萬公里的路程。我一直在記錄每天的日記,並在我的社交媒體上發佈,其中有圖片說明。我們也使用視頻記錄這次旅行,並希望將我們見證的人、地方和歷史拍成紀錄片。」

在這次旅行中,頓珠帶著一台投影機、一個音箱和一張床單屏幕,在村莊、市場、學校和民間團體放映80分鐘的印語電影《達賴喇嘛逃離西藏》。這部電影展現中國對西藏的佔領和中國在喜馬拉雅山脈邊界的軍事壓力。此外,丹真宗智在可能的情況下,于咖啡館、庭院或篝火旁為當地青年舉辦創意寫作研討會或詩歌朗誦會。

他說:「透過這部關於達賴喇嘛尊者的電影,我們能夠在語言、文化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古老的貿易路線、習俗和婚姻的故事等問題上與喜馬拉雅山脈的印度人進行溝通。」

在每次放映結束時,丹真宗智注意到公眾對影片的反應非常不同。然而,當他談到印度的喜馬拉雅山脈邊界時,喜馬拉雅山脈的每個人都說:「我們的邊界是與西藏的。這是西藏的邊界,不是中國的邊界。」並指出,達賴喇嘛尊者的法教在這些地區相當盛行。

丹真宗智说:「放映這部電影超過一百次,我們的觀眾被西藏的故事和達賴喇嘛尊者對慈悲心和非暴力的堅定信念深深打動。許多拉達克人說,雖然達賴喇嘛尊者是他們的精神導師,幾乎就像他們的上帝一樣,但他們坦言,他們不知道達賴喇嘛的真實故事,而達賴喇嘛本人卻承受了這樣的身體和情感挑戰,這讓他們感到羞愧。斯皮蒂和金瑙爾的人們說,達賴喇嘛在印度的存在幫助他們保持了自己的語言、文化和宗教,因此他們永遠感謝他。 」

他最後講到:「透過這次旅行,我意識到最令人震驚的是喜馬拉雅山脈的人們與西藏有多麼密切的關係,不僅是貿易、語言、文化和習俗,而且是家庭紐帶。在印度喜馬拉雅山有數万人曾經是西藏的臣民,他們說在西藏境內還有很多人曾經生活在印度喜馬拉雅山。喜馬拉雅山已經被分割開來,沒有人談論被分割的喜馬拉雅山。」

丹真宗智感謝那些在旅途中支持他的組織和個人;並對支持他工作的喜馬拉雅山的當地人表示感謝,這是對達賴喇嘛尊者的信仰行為,並感謝他們對西藏自由運動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