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19日』尼瑪拉姆是一位藏人活動人士,她身亡獄中的舅舅丹增德勒仁波切是西藏康區最著名的宗教領袖之一。她強烈呼籲美國總統特朗普長期支持西藏,並支持藏人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6』在藏人行政中央的组织下,上千名流亡藏人僧俗和印度及世界各国民众聚集在印北达兰萨拉的大乘法苑,共同为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举办了84岁官方庆典活动。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6』人天诸有情之无上祜主,三界法王,世界和平导师,世间诸佛法之主,雪域人民之天赐福分—以人身降临人间之观音菩萨,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吉尊·坚贝阿旺·洛桑益希·旦增嘉措,三界无双之主。在此迎来八十四华诞之殊胜之际,谨以三门恭敬顶礼至尊,并以喜悦,虔诚,欢快之心,向尊者致以真诚的问候,扎西德勒!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5月8日台北編譯報導』2016年,一名前西藏政治犯因為唱誦西藏國歌,遭受嚴厲酷刑折磨,於2019年4月26日星期五在成都一家醫院去世。一名當地消息來源表示,他因2016年4月遭中國武警拘留期間,受到酷刑,導致長期罹病死亡。

32歲的白瑪旺千(Pema Wangchen)來自西藏東部康區甘孜,在中國四川省成都市的一家醫院去世。據消息來源稱,旺千於2019年4月26日中午左右死於監獄釋放後未指明的健康問題。

他於2019年4月21日被送往甘孜的一家醫院,但醫生無法確定或治療他的病況。兩天後,轉送成都三六三醫院,兩天後、2019年4月26日去世;一位居住在印度與該地區密切接觸的西藏居民提供消息指出。

消息人士進一步表示,他在2016年4月遭到任意逮捕,在中共武警拘留期間遭遇嚴重酷刑。在沒潮逮捕令的情況下,旺千被捕;因其唱誦西藏國歌在網路傳播的視頻片段引起中國警方的注意。該視頻於2016年2月13日,西藏新年的第五天慶祝活動期間,在西藏東部甘孜的公共場所拍攝。

旺千是三個孩子的單親父親和專業的司機。他曾在印度短暫學習,後來又回到西藏。身後除了遺留三名孩子,尚有年邁父親佩噶(Pega)和母親卡嘎(Khaga)。旺千於2000年遠赴印度學習,2002年返回西藏。他是一名專業歌手和司機。他的兄弟巴旦欽列(Palden Trinley)是甘孜寺僧人;因在甘孜街頭遊行,大喊「達賴喇嘛長久住世」,僧人巴旦於2008年與另兩名僧人一起被捕。巴旦服刑七年,於2015年5月獲釋;同時被禁止返回寺院修行。

白瑪旺千於2016年獲釋後,中國當地政府取消這一家人的公共福利,作為連座懲罰;尤其這項福利措施對他的孩子們頗具影響力,由於兩名家庭成員是政治犯,因此遭到取消。

這是本月報導的第二次酷刑死亡事件。來自衛藏的前西藏政治犯欽列圖登(Lekshey Thupten)因健康狀況不佳而於四月初去世。在中國監禁期間,圖登也遭遇不人道的待遇和酷刑。

中國共產黨極權主義政權於1949年開始入侵西藏,於1959年完全佔領西藏。此後,超過120萬人,佔全藏600萬人口的20%,死於中國武力人侵和佔領的直接結果。此外,西藏六千多座宗教寺院、寺廟和中心,其中99%以上遭到搶劫或毀滅,導致成千上萬的神聖佛經遭到破壞與摧毀。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6』人天诸有情之无上祜主,诸佛菩萨慈悲之自性,世间诸佛法之主,我等众生之无间密友,三界法王,世界和平导师,西藏人民今生与来世之祜主,西藏至高无上的领袖—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于藏历乙亥年5月5日,公元1935年7月6日,降生于安多宗喀达泽,佛公称曲君次仁,佛母称德吉次仁。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5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藏東中共法院判處一名年輕的西藏男子和他的阿姨重刑,僅只因為他們在公共場合為失蹤的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祈福。一起被捕的另兩名藏人則被處以高額罰款,並命令他們參加為期六個月的「國家安全問題」政治再教育課程。據報導指出,該消息來源證實,石渠(Sershul)縣目前正處於嚴密封鎖狀態,並遭受加強監視。

根據一個可靠的消息來源,在2019年5月8日星期三向國際西藏郵報(TPI)提供消息指出,旺青是一名年僅20多歲的年輕藏人,在藏東甘孜州石渠縣遭判處四年半有期徒刑,而他的阿姨卓嘎被判處一年零三個月,僅因參與一場和平的祈福儀式,並分享與此事相關的訊息。

據西藏境內消息人士透露,四川石渠縣人民法院判處旺青四年半監禁,罪名是組織和領導一場針對土地法的公開反政府抗議活動。旺青的阿姨卓嘎因「洩露國家機密」和「危害國家福利」被判處一年零三個月監禁。

2019年5月8日在石渠縣中共法院舉行的聽證會上,看到旺青腳步不穩地行走,導致一些觀察員認為他在拘留期間遭受折磨。匿名消息人士補充說,沒有人被允許靠近他,無法獲知他的狀況。他們被判刑後,音訊全無,同時,他的家人無法聘請律師為他申訴。

就在一個多星期前,2019年4月29日,旺青在石渠寺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懸掛祈福風馬旗的儀式上,大聲祈福,呼籲釋放十一世班禪喇嘛,以及迎請達賴喇嘛尊者返藏。

旺青和其他三人在返回山腳時遭到中國警方拘留。其他三人,即洛桑、云丹和第三人,只是目睹旺青的和平喊話,並未參加,同時被拘留。洛桑(Lobsang)和云丹(Yonten)分別被處以15,000元人民幣(2,211美元)的重罰,並被勒令參加有關「國家安全問題」的政治再教育課程六個月。

據報導,另一名身障且嚨啞藏人也是被捕的四人之一,現已獲釋。該消息人士進一步補充說,洛桑、云丹和身障藏人被懷疑是旺青的同謀而遭到拘留。

該消息人士並表示,他們的手機被沒收,上網受阻。曾被關押在石渠縣人民法院。法院在15天內作出判決之前,不允許任何人與他們見面。

由於蟲草的收穫季節即將來臨,其他當地藏人聚集在山坡上,建議旺青不要大喊政治口號,警告他可能會被中國警方逮捕。但他回應說「超過150名藏人已經自焚,我們應該承擔責任。」消息人士說。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3月09日台北編譯報導』2019年3月10日,是西藏人民和平抗议中共统治西藏达六十年周年重要时日。自1949年10月1日,中国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后,中共政府以“解放西藏”的名号下入侵西藏,并开始并吞整个雪域高原。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