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獨裁者, 中國極權主義政權主席

專欄報告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1,下面这些观点和立场,仅仅是我作为一个最为普通的吃瓜群众,从自己的位置和角度所形成的对当前某些政治议题的一种解读,认同或不认同的朋友,以平常心视之即可。对我个人来说,仅仅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某个社会事件或政治议题的一种理解,如此而已。

2,从我内心里来说,这次我确实没有很强烈的感动要抵制习近平先生提出的修宪并取消主席任期制的决定。那么显然,我无法因为别人表示愤怒或谴责,我也必须跟着表示愤怒与谴责。我当然可以对此保持沉默,但我也有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的权利与自由。如果我要开口表达,当然就必须尊重我内心最真实的感动。同时,对绝大部分的不同意见者,我完全表示尊重与理解。

3,就如我在昨天的发言中表达过:自从我2005年开始从基督教会系统转到关注社会政治议题,制度转型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领域,尽管也算不上有多少见地,更谈不上造诣,这个时候我就发现,传统的权贵集团轮流坐庄的执政模式,是很不利于推动真正的制度转型的。

4,我们必须要认识到,邓小平先生当时所设计的这种专制权贵集团的代表轮流坐庄的执政模式,如同他当时推出的改革开放政策,都是非常毛糙而简单化的设计。就如同我们现在的这部宪法,事实上也是制定得毛毛糙糙,是东抄西摘拼凑而来的。这些议题,我认为学者们应该比我看得更加清楚。怎么说呢?我只能说我们需要时间成长、完善与成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5,但在当时的处境中,这种权贵集团的代表轮流坐庄的执政模式,无疑在消解当时毛式恶性专制所造成的自执政党内部到民间社会所普遍存在的尖锐冲突与张力,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为它为专制权贵集团之间提供了一种相对平等的参与政治的机会,同时民间社会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喘息与调整。

6,但这个中共权贵集团代表轮流坐庄的执政模式,如同我上面说到的,其本身的设计是简单而粗糙的,根本就缺少基本民主制所必需的相对合理科学的权衡机制,再加上整个中共权贵集团自身,根本就是缺少良好生命素质与博大政治胸怀的一群人,因此当时提出的这个简单粗糙的针对统治集团内部的民主框架,很快其自身的正义性、合理性与正当性,经过两代轮换就被消耗到了极限,变成了一个简单粗糙的恶性民主政治生态。

7,到这里我必须要简单阐述一个观点:一套民主制度究竟能够对社会与民众产生多大程度的祝福与帮助,也就是说究竟一套民主制度,呈现出来的是良性的民主政治生态,还是恶性的民主政治生态,有两个因素是必不可少的:1,民主制度本身的科学性与完善性。2,制度的承载体人性的素质与内涵在什么状态。这又讲到了素质论问题,有些人又感到难以接受了。我提出制度的承载体人性与制度之间的关系,决不是为了否定创建民主制度的重要性与必要性,而是我们要客观、理性地面对问题并解决问题,以让我们能够思考,今后如何创建起一套能够呈现出良性民主政治生态的民主制。我感到当前很多学者在这些议题上的思考也是简单而粗糙,还自高自大自以为是得不得了。比如,轻易就下结论中国的民主制要强过西方国家的民主制。中国社会的民主制,根本就连门都还没有摸到,西方各个国家的民主制,发展到当前阶段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与缺憾,但现在就开大口说中国的民主制要强过西方国家的民主制,那就是找不到东南西北了,缺少最基本的谦卑与见识。但这个也不是说,我们现在就必须要死搬硬套西方社会的民主制,也更不是否定在未来中国社会就不能创建起一套比西方社会当前阶段还要优越的民主制度。

8,回到上面的话题。很明显,当前的中共权贵集团,就本性他们是非常自私自利的,是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他们之所以希望获得执政的权利与机会,大部分都是基于集团本位主义,甚至干脆就是权贵家族本位主义,这就使得传统的中共权贵集团代表轮流坐庄的执政模式,在其极其稀薄的正义性、正当性与合理性经过2代交替基本就消耗殆尽之际,其中非常明显的不利于政治改革的消极面之一是: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根本就缺失以国家强大与民众福祉为正确明晰之主轴的职权更替与轮换的执政秩序。

没有时间了,今天就谈到这里,明天再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