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闻

Grid List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1月9日台北編譯報導』當地消息人士透露,2018年11月4日星期天,一名西藏青年在西藏東北部阿壩縣境內呼喊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口號,引火自焚、當場死亡,中國當局已採取最嚴格的控制措施檢查自焚抗議活動。

西藏安多阿壩(Amdo Ngawa),23歲西藏青年多波(Dopo)於2018年11月4日抗議中國在西藏的鎮壓政策自焚,因傷勢過重死亡。「引火自焚後,多波在死去之前大喊『達賴喇嘛長久住世!願我們很快就能看到他的黃金般的慈顏!』。」達蘭薩拉格爾登寺藏僧康亞次仁(Kanyak Tsering)提供訊息表示。

「多波來自阿壩縣求吉瑪鄉賈科瑪村。他父親是曲巴(Chopa),母親次列吉(Trinle Kyi)在幾年前去世。他一直住在他叔叔強巴扎巴(Jampal Drakpa)家。」當地消息人士說。

位在印度北部格爾登寺僧人康亞次仁和洛桑益西(Lobsang Yeshi)進一步表示,「這是迄今為止,西藏阿壩縣境內的第41起藏人自焚抗議活動。」

西藏僧俗眾的自焚事件旨在突顯出在中國嚴厲的統治之下的苦難、以及西藏佛教文化遭遇的壓迫,以及呼求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返藏。

多波的自焚事件,致使西藏境內自焚事件總數高達153例。其中129人確知死亡,而其他倖存者的身份未知。大多數自焚者呼求達賴喇嘛返藏與西藏人民的自由,而許多自焚者甚至強烈訴求西藏獨立。

1949年,中共政權入侵西藏,並於1959年完全佔領西藏。從此,超過120萬藏人,佔全藏600萬人口的20%,死於中國入侵和佔領的直接後果。此外,西藏六千多座宗教寺院、寺廟和宗祠中99%以上遭到搶劫或毀滅,導致成千上萬的神聖佛經被破壞。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9月20日台北編譯報導』在2018年9月17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第39屆會議上,西藏的人權狀況也是一個重要議題。

受威脅人民協會發起一次主題「為中國人權 - 尋求解決方案:西藏自治區案例和藏人居住地區」的會外活動。該組織旨在保護處於壓迫政權下的受威脅的少數群體。

國際反對一切形式歧視和種族主義運動(IMADR)小松泰輔和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秘書長達東夏林是這場活動的主力發言人。據日內瓦西藏辦事處稱,日內瓦人權事務主席阿德里安 - 克勞德佐勒負責主持會議。

夏林秘書長表示,今年11月6日到期的第三輪普遍定期審議(UPR)為強調西藏境內人權狀況和加強對西藏的宣傳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她說,中國的權利政策認為發展比基本人權更為重要,這不僅違反對西藏人權的關注,也違反聯合國人權基本原則。

她表示,與其討論中國目前的政策及其問題,「我們致力於要求會員國與中國接觸,並在聯合國人權體系下要求中國負責」。西藏的目標是「確保西藏的人權狀況,維持在普遍定期審議議程的首位」。 並補充說,「從長遠來看,糾正西藏侵權行為的聯合國議程有可能為中國更大的人權狀況創造變革。中國甚至沒有實施最簡單的保護藏人權利的規定,包括接受在之前的兩次普遍定期審議週期的建議。此外,中國遏制其行為批評的策略更為激進,因此,我們需要更加努力地向各會員國政府施壓,並確保他們在這次普遍定期審議中對中國進行有力的審查。」

在談到中國不斷地愚弄聯合國民間社會的努力時,小松泰輔在即將到來的普遍定期審議中,提醒關注中國的「敵意和否認態度」。他進一步闡述最近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CERD)針對中國的結論性意見。

兩位發言人共同呼籲聯合國成員國和民間社會積極參與即將到來的第三次中國普遍定期審議,並敦促成員國與中國進行批判性和建設性的接觸,維護普遍人權的保護和促進機制。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7日台北編譯報導』據報導,中國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一所學院培訓了300多名唐卡畫家,唐卡是表現藏傳佛教藝術的傳統形式。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0月22日台北編譯報導』西藏流亡政府的一支議會代表團表示,他們已經開始與中國就西藏問題進行私下談判,他們相信這次的對話將問題帶向合乎邏輯的結果。代表團認為,印度可以在解決藏中問題方面發揮作用,為西藏帶來和平。

西藏議會代表團團長永珍.阿卡桑(Youdon Aukatsang)在新德里向記者表示,「與中國的私下會談正在進行,我們相信藏中對話將可以很快恢復。」並補充說,「我們非常感謝印度這些年來一直幫助我們。印度在亞洲具有特殊地位,我們相信印度可以在解決我們的問題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以永珍.阿卡桑為首的所組成的五人代表團正在向印度各邦展開遊說活動。在過去的20天裡,他們訪問了馬哈拉施特拉邦、果阿邦、古吉拉特邦、拉賈斯坦邦和新德里等。在訪問期間,他們會見最高領導人、政府官員,並向他們說明西藏問題。「我們會見各邦的行政長官、首席部長、議長、議員和其他政治領導人,透過紀念藏人流亡六十週年的『謝謝印度』運動,作為西藏人民議會今年發起的宣傳活動的一部分。各邦對於我們試圖向他們傳達的信息接受度相當高。」

直到2010年,為解決西藏問題,西藏和中國舉行了約9輪的會談,但自2010年1月至今,由於中國拒絕接受藏人行政中央當局的任何要求,談判陷入僵局。「自此,談判陷入僵局,但我們仍將採取同樣的政策。我們對此相當有信心。」永珍議員表示,「我們的政府已經批准《中間道路》政策,我們位在印度的西藏人民議會一致通過了這項政策。我想,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便是向前邁進的最好一步。」

對於藏人而言,《中間道路》政策意味著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內尋求獨立而是真正的自治。「我們一直要求的是自治,我們可以保持境內的安全,維護藏語是主要語言,並要求中國撒離這些年來在西藏定居的非法中國居民。」她補充說,中國可以繼續握有西藏的外交和國防權。

什麼是藏中問題?
儘管歷史學家一直在爭論中國和西藏的主張和反訴,但是一致同意的事實是,西藏在元朝(1271-1368)之前是一個自已治理的地區。

在元朝統治期間,加上中國政府爭辯說,從那以後中國便已控制了西藏。西藏人民則表示中國自1951年以來一直進行非法佔領,從那時起,作為戰略的一部分,中國正在摧毀西藏的民族和文化特徵。

西藏人民和評論家經常將此描述為「文化滅絕」。 1959年西藏人民為了推翻中國政府而群起抗暴失敗,導致十四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此後,尊者一直生活在流亡之中。

最初,幾百名藏人跟隨十四世達賴喇嘛流亡,此後數十萬人隨之而來。西藏人民直言,中國在西藏發生了巨大的侵犯人權行為,並且已經殺害與強暴了數百名抗議者。

據西藏人民議會代表團稱,中國正在西藏境內進行文化、宗教和種族侵略,導致死亡、折磨和破壞。「西藏沒有人權,任何反對中國政府的人都被關進牢裡,當地博主被關在籠子裡,西藏僧人受到騷擾,沒有新聞自由。甚至有報告稱強迫失踪。來自西藏的信息也遭到篩選或封鎖。」代表團說。

印度的藏人
根據永珍提出的統計數字,印度各邦約有8萬至9萬藏人,其中大多數居住在印度北部的達蘭薩拉,他們每五年投票一次,選出最大的西藏人民立法機關,稱為西藏人民議會(TPiE),或稱為總部設在印度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CTA)的議會,。

這個民主選舉機構的建立是十四世達賴喇嘛致力於建立民主管理制度方面所帶來的重大變革之一。到目前為止,中國尚未承認流亡中的西藏人民議會。

解凍中印關係
印度與中國關係的主要刺激因素之一是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對西藏獨立的支持。

自1959年達賴喇嘛和他的追隨者流亡印度以來,印度政府一直給予各方面的幫助,比如無視中國的抗議下允許尊者訪問印度各地。 中國認為達賴喇嘛是一個危險的分裂分子,即使在今天,他對藏人也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去年,中國並未對達賴喇嘛訪問阿魯納恰爾邦有爭議的達旺地區表示友善。 中國宣稱尊者的訪問,特別是對達旺來說,這是印度的「挑釁」。

印度回應說:「印度政府已多次明確表示,達賴喇嘛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宗教領袖,受到印度人民的高度尊重。 尊者的宗教活動,以及對印度各邦的訪問都不會有其他的限制。」(Tawqeer Hussain / NewsBridge- 阿拉伯衛星電視台英語特別報導)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7日台北編譯報導』俄羅斯莫斯科 – 法國和比利時爭奪世足賽決賽權時,一名法國維權人士在聖彼得堡體育場分享他在那場比賽多張高舉西藏國旗和穿上印有達賴喇嘛英文字樣的T恤的照片,卻遭俄羅斯警方拘留。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17日台北編譯報導』曼谷 – 2018環球先生正式揭開序幕,來自世界各地最俊美的男子陸續抵達泰國。西藏先生和其他參賽者一起參加2018年7月12日在曼谷舉行的第一場比賽。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0月31日台北編譯報導』由智利自由黨議員瓦杜格(Vlado Mirosevic Verdego)率領的智利議會八人代表團星期二赴尊者官邸拜會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

由瓦杜格率領的智利國會八人代表團成員包括,智利人道黨代表議員里斯奇(Tomas Hrisch),智利自由黨議員伯納爾斯(Alejandro Bernales),智利人道主義黨達利歐(Dario Ergas)和派特(Party Ideologue),智利西藏之友會(Amigos Del Tibet)會長弗南多(Fernando Salinas Manfredini),世俗倫理實驗教育中心協調員菲利克斯(Felix Milanes)和西班牙語翻譯協調員瑪塔、阿尼丹增卓卡(Ani Tenzin Dolkar)等。這次訪問行程由拉丁美洲西藏辦事處代表才旺普措(Tsewang Phuntso)主導。

智利自由黨代表團團長瓦杜格和智利西藏之友會會長弗南多曾於2015年12月訪問藏人行政中央。

智利國會代表團與噶廈(Kashag)成員進行會談,其中包括藏人行政中央教育部長貝瑪央金。代表團討論藏人教育政策和西藏學校世俗倫理課程的實施,特別是梅萬(Mewon Peton Tsuglag)學校。隨後,代表們拜會西藏人民議會議長和副議長。

週一,藏人行政中央在噶廈秘書處舉行招待會,歡迎代表團一行到訪。噶廈成員,包括各部會長官,向智利國會議員表示熱烈歡迎。司政代理噶倫格勒玉托(Kalon Karma Gelek Yuthok)致歡迎辭,隨後舉行交流會議和晚宴。

11月1日,智利代表團將訪問西藏文化機構、非政府組織,並會見民間組織成員。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0月22日台北編譯報導』赫爾辛基 – 疾呼歐洲各國政府堅持其建國原則和價值觀,並發出反對鎮壓的聲音;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博士表示,《中間道路》政策旨在透過和平與非暴力手段解決西藏問題、以及當前西藏境內悲慘局面的可行解決方案。

2018年10月12日,西藏司政出席在芬蘭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大學赫爾辛基大學的一次講座中發表專題演講「非國家人民的法律和政治代表:西藏案例」。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於週四(10月11日)晚間抵達赫爾辛基機場,來到歐洲四國訪問的最後一站芬蘭。這是西藏司政首次訪問芬蘭,在機場受到達賴喇嘛尊者駐北歐代表索南次仁.法拉西(Sonam Tsering Frasi)、芬蘭西藏委員會爾加.辛尼-卡里那維里斯(Erja Sini-Kaarina Varis)的迎接;據倫敦西藏辦公室稱,還有少數在芬蘭的藏人在場。

司政在芬蘭舉行第一次公開活動是在芬蘭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赫爾辛基大學第二天的講座上,發表「非國家人民的法律和政治代表:西藏案例」專題演講。

這場講座由該大學世界政治學教授特沃.戴瓦內(Teivo Teivainen)負責致詞介紹,與會者包括學生、教師和一般民眾。 司政首先透過提供證明西藏過去是獨立國家地位的法律論據,深入探討了這個問題;並引用西藏帝國歷史,公元821年條約等例子。司政也摧毀共產黨紅色中國聲稱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份的說法。關於藏人行政中央面對非國家性質的挑戰時,提到了藏人的民主制度,以及他是民選的領導人。並提到《中間道路》政策旨在透過和平與非暴力手段解決西藏問題、以及當前西藏境內悲慘局面的可行解決方案。

西藏司政呼籲包括芬蘭在內的歐洲國家的支持,敦促歐洲各國政府堅持其創始原則和價值觀,並發出反對壓制和侵犯人權的聲音。

在當天的第二次公眾參與中,西藏司政在西門堡非政府組織和芬蘭西藏委員會聯合舉辦的一次活動中將西藏視為亞洲水庫,從環境保護主義的角度論述了西藏的情況。洛桑森格博士認為西藏作為世界屋脊和「第三極」的地位具有重要意義,並以堅實的事實和統計數據表示,世界對西藏的原始環境給予應有的重視和關鍵是至關重要的。強烈呼籲中國當局停止在西藏河流攔水築壩,停止強迫牧民從草場遷移,停止非法採礦,藉此保護西藏脆弱的生態系統。

兩場活動的問答討論均採互動式。主辦單位在各自的社交媒體平台上直播公開活動,讓更廣泛大眾都可以參與。

白天行程期間,司政出席幾次非公開會議,洛桑森格博士向與會者說明西藏境內的現狀。討論的主題包括西藏境內缺乏宗教自由,在喇榮五明佛學院(Larung Gar)和亞青寺(Yachen Gar)等藏傳佛教重要寺院遭遇的強迫拆遷,藏人自焚事件,保護西藏原始環境對世界的重要性,以及與《中間道路》政策。他為芬蘭政界人士留下深刻印象,在與中國打交道時,芬蘭政府必須堅持其創始原則自由、人權和言論自由等價值。

與司政及西藏支持者、以及朋友共進晚餐,結束當天的正式行程。在共進晚餐期間,他提到感恩年,並對所有人的支持表達感謝。

10月13日星期六,司政會見了當地藏人,並與學者和中國觀察者進行非正式討論。並在返回印度之前接受了一些媒體採訪。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0月6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星期三將最近的西藏選舉修正案簽署立法,加強黨內較少民主制度的西藏人民,並規範競選和實行選舉及其時間表。

「西藏民主是一個無政黨的民主國家。我們相信,並為此感到自豪。現在有了這些修正案,我們實現真正的無黨派民主。」司政於2018年10月3日透過媒體在噶廈秘書處舉行簽署儀式,向觀眾發表講話。這場記者會成為媒體版面的頭條新聞。

新法律禁止所有地區、宗教協會和非政府組織提名與宣傳司政和議員候選人。 「在最近的選舉中,一些區域組織的行為與事實上的政黨一樣,提名候選人,這些行動導致社會的一些地區性問題。」司政解釋說。

司政提到區域或宗教組織、任何非政府組織禁止以下列理由提名政治候選人。「在印度社會登記法中註冊的區域、宗教組織或其他非政府組織。根據該法案,這些組織不得參與選舉政治。組織的註冊社團章程涉及社會福利、健康或宗教相關等具體問題。」

「其次,我們為無黨派民主而感到自豪,因為這個概念在印度獨立的最初階段就存在了。如果有一個政黨,有時黨的利益優先於國家利益。此外,黨領導人的利益可能超過國家利益。因此,損害了國家利益。」司政補充說明。「好處是在選舉之後,個人和他或她的支持者將作為個人解散,而沒有政治上的殘餘問題,因為候選人沒有黨派、組織或團體背景,所以沒有試圖打倒其他候選人等問題。」

司政進一步表示,修正案使未來候選人能夠單獨競選,並且可以無後顧之憂的進行公平競爭。他將西藏行政系統描述為一種文化、社區和基於共識的系統。「作為佛教徒,特別是律藏(Vinaya)傳統,西藏內閣強調並在一個基於共識的集體體系中發揮作用。我們相信文化、社區和基於共識的制度。因此,個人利益較於西藏政府和西藏事業的利益實屬次要。以西藏佛教為基礎的民主是我們對全世界的貢獻。」

第二項重大修正案是關於在初選和決選都要進行投票。根據新法律,如果在初選中候選人獲得超過總票數的60%,那麼,即不必再參加決選,而是形同當選。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表示,目的是減少社會中的政黨政治。第三項修正案為選舉進程制定縮短的新時間表。從超過200天,已減少至不到一百天的時間。「雖然時間仍然間隔很長,但我們將其縮短了一半以上。」通過最近的這些法案,強調西藏佛教形式對民主框架的貢獻。下一屆西藏選舉將於2021年舉行。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第一回:是藏人婦女南卓分享在科勒高定居點的故事
第二回:丹增秋達談東德林定居點人們的生活
第三回:科勒高東德林西藏定居點的老人之家
第四回:科勒高東德林西藏定居點的西藏中央學校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29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CTA)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博士於日昨離開達蘭薩拉,赴新德里進行正式訪問。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據報導,印度板球傳奇人物薩辛.坦都卡(Sachin Tendulkar)週二(5月1日)抵達喜馬拉雅山城達蘭薩拉進行為期三天的訪問行程,據悉他們可能前往拜會全球知名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雖然板球大師到訪達蘭薩拉的主要目的是為喜馬偕爾邦板球協會的板球博物館奠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