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3日,達賴喇嘛尊者與印度卡納塔克邦達賴喇嘛高等教育學院的格西們講話。(攝影:Tenzin Choejor)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8月14日台北編譯報導』印度班加羅爾 - 達賴喇嘛尊者日前在印度之行的最後一站是到訪達賴喇嘛高等教育學院(DLIHE)。8月13日清晨,尊者搭乘座前往邁索爾達賴喇嘛高等教育學院。

在學院辦公室,尊者會見23名格西,他們在達賴喇嘛信託基金會的支持下,一直密集學習英語和漢語。與他們坐在一起,首先詢問他們屬於哪些寺院,以及在西藏或哪裡出生。

「在過去的60年裡,我們有了新的經歷,在西藏,我們按照寂護論師首先制定的指示進行學習,寂護論師是藏王赤松德贊在8世紀邀請入藏。巴利傳統的追隨者在解釋四聖諦和他們的屬性時依賴於經文的權威。這就是我最近遇到的一群泰國學者告訴我的。與此形成對比的是,我們的傳統源自那爛陀大學,遵循著依靠利根者推理論證的道路。由於寂護論師的善良和藏王的辛勤努力,我們繼承了此一美妙的傳統。」尊者告訴他們,「很多時日以來,我們一直與現代科學家進行討論。當我們談論量子物理時,他們欣賞我們對依賴性產生的解釋。我們也向他們學習過。例如,宇宙學的科學觀點證明了須彌山是不存在的。我們也跟隨那爛陀大師們一起檢識佛陀的法教是應該按字面意思、還是歸類為可解釋的。當我第一次想到讓科學家參與討論時,一位西方朋友警告我要小心,『科學是宗教的殺手』。然後我考慮了佛陀的建議,不要把他所教的內容視為理所當然,而是將其視為金匠測試黃金般的粹煉,再決定是否可以接受。然而,當我建議僧眾學習英語和科學作為課程的一部分時,寺院裡有高層僧侶最初擔心會分散大家的注意力。正如大家所做的那樣學習其他語言是非常重要的。這是你們服務他人的一種方式。在我們的祈禱中,我們說,『速發菩提心,利益一切有情眾生......』,但我們需要做一些實際的事情。」

尊者走到位於學院建築群中間的圓形廣場,估計有6000人聚集,準備聆聽開示。在校長、副校長報告學院的沿革和進展後,尊者開始發表談話。

「這個學術機構從零開始,但一直穩步成長。現在它已經成為值得驕傲的機構。兩位副校長向我們保證他們的支持,並且在這裡代表600萬西藏人民,我要感謝他們。印度和西藏有著獨特而長期的關係。一般印度老百姓都知道西藏,因為濕婆神的居住地岡仁波齊(Mt Kailash)就在西藏;也是他們朝聖的地方。對於藏人來說,印度是佛陀生活和教授的地方。我們聽說正在發展的計畫,我給予他們全心全意的支持。」尊者說,「我們不僅是難民;我們因為西藏受到迫害而流亡。所以,我們絕不能忘記境內西藏人民,因為他們沒有自由,而我們是他們的代表。」

「中國考古學家已經發現西藏文化可以追溯到35000年前的證據。來自吉爾吉斯共和國的訪客向我展示了一張西藏瑪尼石的照片,這張石頭是在他們國家裡一副埋葬的棺材上發現的,表明西藏影響力一度延伸到了很遠的地方。當藏王松贊干布與一位中國公主結婚時,她將十二歲等身佛像帶進了西藏。我在中國古都西安的一座寺廟裡看到過佛像的壁龕。當我在那裡的時候,也向我說明了西藏軍隊過去曾在城牆外圍攻這座城市。中國文獻顯示,在7、8和9世紀,三個不同的帝國興盛起來:中國、蒙古和西藏。學者們並告訴我,從唐朝到滿族皇朝的歷史記錄都沒有提到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有任何這樣的提及,似乎是憑藉西藏喇嘛迎合中國皇帝的關係。」尊者說,「桑耶寺,由寂護論師(Shantarakshita)和蓮花生大師(Padmasambhava)建立。並在寂護論師的指導下,展開將梵文佛教文獻翻譯成藏文的偉大工程。所以,今天我們擁有甘珠爾(Kangyur)和丹珠爾(Tengyur)。 寂護論師不僅是一位思想卓越的哲學家,也是精明的邏輯學家。他向藏人介紹了哲學和邏輯學的研究。一些中國學者認為,使用推理和邏輯是佛教徒與科學家之間能夠進行良好互動的原因。」

尊者也提到,近七十年來,西藏人民遭受了無盡的苦難。自從中共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並在拉薩行軍之前攻擊了理塘,從中共的記錄表明有30萬藏人被殺。吞噬西藏、並無法消化,中共強硬派似乎越來越恐懼。即使西藏境內的藏人受到這種壓迫,他們的精神和決心依然強大。無論他們是否是佛教徒,他們都不會忘記他們是藏人。到目前為止,已有152人自焚抗議。他們本可以攻擊並傷害他人,但他們只是小心地只傷害了自己。

尊者告訴在場與會者,他聽說有人說他活著的時候,藏人會保持非暴力,但在那之後,誰知道呢?但無論在何種情況下,尊者呼籲藏人保持非暴力,仍然有希望看到西藏的積極變化。「我們是一支獨特的人民,擁有獨特的文化,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為自己感到自豪。永遠不要忘記你是藏人。早期,為了興建學校等等的生活設施,人們非常努力地在卡納塔克邦清理叢林。重新建立寺院大學的那一代,幾乎全部離世了,但他們的事蹟和成果不朽。當時,他們來找我抱怨這個地方太熱了,他們確信會死亡。當我再來時,我還取笑他們還活著。我告訴他們 - 「永不放棄」。現在,大家擁有更好的設施,也有了更多的機會。最後,我想提一下我最近的承諾,試圖重新喚起人們對古印度知識的興趣,關於這個國家的思想和情感運作的理解。我希望這座學院能夠在這方面發揮作用。」

尊者隨後從學院直接搭乘座車前往班加羅爾機場,將搭機前往德里。明天(8月14日),將回返達蘭薩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