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1年後,獨立媒體翻起波瀾捍衞新聞自由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回歸越廿年,面對著中國大陸對言論自由的箝制,香港人透過建立新一代的網站,發佈獨立資訊,拯救每況愈下的新聞專業倫理。

七月一日是香港主權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廿一周年。這個擁抱新聞自由的前英國殖民地,其新聞媒體在過去幾年,受到中國越來越直接的干預:來自北京的資本收購了《南華早報》、《明報周刊》,成為無線電視的大股東和有線的主要股東之一,又透過親中媒體老闆向新聞團隊施壓,並以廣告收入作為脅迫媒體機構的手段等等。無國界記者於2002年第一次發佈新聞自由指標時,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全球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18位,迄今已跌至第70位。

香港記者協會在最近的報告裡指出,公眾對新聞媒體的信任度跌至歷史新低,同時,新一代以捍衞新聞自由之名而成立的網絡媒體卻如雨後春筍般湧現,當中包括如《香港自由新聞》(Hong Kong Free Press)、《眾新聞》、《傳真社》和《立場新聞》等。經歷多年的爭取,這些獨立媒體最近終於獲得香港政府承認,能收到新聞署的採訪通知,出席官方新聞發佈會,這亦反映了它們的影響力。

「香港人明白到新聞自由是阻止香港政府及北京當局侵犯他們權利的最好防衞。這些媒體,於如此艱難的情況下,仍繼續實踐新聞專業,對抗言論審查與政治宣傳,我們深表敬意。」艾瑋昂,無國界記者東亞地區執行長表示。

生於亂世的媒體 香港第一波獨立媒體運動始於2004。經歷過2003年50萬人遊行反對國家安全法在香港本地立法,北京當局決定加強對媒體的控制,結果本地多個主流媒體受壓,辭退了一些支持民主發展的電台節目主持和專欄作家。第二波新媒體運動,則在2014年,在被稱之為「雨傘運動」的民主示威浪潮下出現,這場運動最後被鎮壓收場,越兩千人受傷,當中包括30名記者。

這次獨立媒體運動,是對暴力鎮壓及立場越趨親中的主流媒體的回應,香港記者Tom Grundy在2015年成立的英文媒體《香港自由新聞》,就是些獨立媒體的最佳例子。一年後,由多個資深記者成立的中文媒體《眾新聞》是另一個例子。《眾新聞》的構思始自兩年前在病床上養傷的前明報總編劉進圖,當時他因從事的新聞工作關係,被匪徒報復斬傷。

獨立媒體賦予空間讓被壓制和處於社會弱勢的群體發聲。《眾新聞》僅僅成立了兩年,卻贏得編採獨立的美譽。上月,流亡海外的中國大陸異見人士廖亦武就選擇在這平台刊登具爆炸性的劉霞訪問,劉是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之妻,她目前被中國政府非法拘禁。

回到新聞專業的基礎 香港的新媒體,決心回到新聞專業的基礎,爭取讀者的信任,走一條與傳統媒體不同的路。譬如說,《香港自由新聞》的宗旨就是:「無畏無懼,不偏不倚,不受干預,報導事實。」為了增加組織的透明度,在編採方面,秉持一套新聞倫理守則,又聘用一個獨立的審計師,於網站刊登詳細的年度工作及財政報告,讓讀者細閱。

為了維持編採獨立,避免惡意收購和分散政治壓力,媒體機構一般會登記註冊成為一個非牟利機構。《主場新聞》就是因為其創辧人及其家人受到政治壓力與恐嚇,在2014年被迫關閉。汲取了教訓,團隊在六個月之後,以《立場新聞》之名,重新註冊成為一個非牟利機構,由一群記者獨立經營。 

非牟利的模式,讓獨立媒體能夠避開純商業機構的限制,不用顧慮股權持有人獲取利潤的要求,可以把所有的資金投放在辦公室及新聞採訪上。 根據《香港自由新聞》在2016年的年度報告,用於聘請機構員工(主要是記者)的預算佔整體達百分之86。

參與式融資 由於廣告商希望在政治上保持低調,較少於獨立媒體刊登廣告,這些平台的主要的財政收入來自捐款和訂閱。《香港獨立媒體網》自2004年成立以來,一直拒絶接企業廣告,主要由讀者支持其營運。十年之後,《香港自由新聞》和《傳真社》受這模式啓發,而且,它們的籌款方式亦受惠於眾籌平台的出現,兩網站均透過 FingeBacker,一個支持香港慈善、藝術和出版項目的眾籌網站進行募款。

《香港自由新聞》在2015年就成功籌到港幣60萬(6萬4千歐元)作為初創融資。第二年,《傳真社》、《眾新聞》和《香港獨立媒體網》等獨立媒體加起來,於眾籌網站募得的捐款達港幣300到500萬(30至50萬歐元)。因為香港的生活水平很高,要維持一個十多人的辦公室所費不貲,但這個資金額,足以讓這些媒體在這城市立起小採訪團隊。

《端傳媒》一開始有約90名員工,以廣告作為經營模式,但在2017年4月,機構面臨破産危機,最後它要裁掉約三分之二的員工,並以讀者訂閱的方式持維相對平衡的預算。《傳真社》,一個專注調查報導的網站,在去年年底亦陷入財困。

不明朗的未來 雖然新媒體建立了它們的讀者群,其發展前境仍未明朗。網上資訊巿場不斷擴張,大量親北京的網媒湧現。HK01,也是於2016年,後雨傘獨立媒體運動期間成立,但它是由一間有中國聯繫的投資公司,南海控股所持有,而這個網站的一些文章亦經常被指為政府和北京政權護航。

過去兩年,針對記者的暴力雖然有所減少,獨立媒體機構仍經常收到電話及其他形式的恐嚇。《傳真社》在2016年7月收到恐嚇後,辦公室被迫搬遷。去年,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港期間,《香港獨立媒體網》一名記者,在採訪一個爭取民主的集會期間,被一名來歷不明人士襲擊。《香港自由新聞》亦不斷收到匿名恐嚇信,最後要報警處理。

然而,這些獨立媒體始終受制於北京,有關當局隨時可以強硬手段,壓制它們的活動。在2015年,中國當局就以擄拐的方法,囚禁5名香港獨立出版社的成員,事件反映北京不惜以跨境執法的手段去進行打壓。目前,其中一個出版人桂民海仍被中國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