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尊者和一名焦慮憤怒的母親

專欄報告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0月16日台北編譯報導』(Shoba Narayan / Hindustan Times)奉養父母是一場在拉扯之間的功課。往往最不想處理他們的問題(好吧!這是我的嘮叨),但希望由他人、配偶、兄弟姐妹或兒子處理。不想做他們的家務,支付他們的賬單,但希望他們感到珍惜。想要他們的不粘不膩的感情。想要沒有罪疚的關係。

對於孩子來說,這是極端的另一邊。不要抱怨和說話,只想要他們的尊重和感情。想要他們散發的柔軟,但大部分是在他們睡著的時候。即使經常被養育子女的責任所淹沒,也要親近他們。有時候你只想逃避一切 - 退回童年溫暖的繭。我想,僧侶對現代生活的這些悖論有什麼了解。

在我遇見尊者的前一天晚上,我曾對我的女兒大吼大叫,並對我的母親感到惱怒。我懊悔地道歉,我說不會再發生了。但當然還會發生。

我問尊者,您生氣的時候怎麼辦?我期待尊者給些建議。相反,尊者用他典型的笑聲說,「打自己!當強烈的憤怒來襲時,就像這樣。」尊者用手敲打著自己的頭,自嘲地笑了起來。

尊者的明顯特徵便是頑皮與深邃思想的結合。達賴喇嘛遵循的那爛陀傳統有非常具體的做法來平衡情緒。 瓦那(Vana)的創辦人維爾辛格(Veer Singh)告訴我,尊者在凌晨3點30分醒來並冥想幾個小時。他的很多修持都涉及可視化:向所有方向發送愛。

不過,即使是僧侶也有他們生氣的時刻。達賴喇嘛在對一些官員生氣時,講述藏斯卡的事件。他談到悲傷、遺憾和知足的道路。「我自己的年齡,已來到83歲了。」他說,「今天早上,我看到一些年輕人在做體育鍛煉。覺得......我再也不能那樣做了。但是,我想。我可以將自己的生命用於為他人服務。這是主要的事情。物理上的強度並不是很重要。因此,當我看到這些年輕人非常活躍時,我想現在我不能做這些事情,但沒有理由感到難過。接受現實的狀況,從更廣闊的視角看待。就是這樣。」

對我來說,這並不容易。我努力成為一名有幫助的同事,現代的父母,一個對父母而言、深情的孩子。每一項學習都值得一再學習,如哈佛大學的研究(查閱),都說生活美好的秘訣就是熱愛關係。一個名為零極限(Ho'oponopono)的夏威夷能量療法實踐完全是關於愛和寬恕。已故的心理學家馬里恩•伍德曼(Marion Woodman)將愛稱為「珍惜的能量」,這可以幫助身邊的每個人感受豐盛與溫暖。達賴喇嘛是愛的力量的活生生體現。他的法照掛在我的起居室裡,深深地影響我的生活方式。

我嘗試過各式各樣的冥想方式。我使用過app和咒語(mantras),大多數都擴大了心靈,並聚焦在專注力:兩個看似矛盾的事情。當你被觸發時,像情緒自由技術(EFT)這樣的善意冥想,便是你陷入狂怒時的一個最佳選擇。而且不太容易,因為必須先試圖假裝愛、直到你感受到愛。當作是一場實驗,試試這個:當你感到沮喪和焦慮時,盤腿而坐,想像被你所愛的人圍繞。想像一下,從他們身上接受愛的波浪 - 就像一個充滿你身體的金色光芒。

同樣地,當你對你的另一半發脾氣,甚至想殺了他時,請離開現場。獨自坐在房間裡,發送給他愛和寬恕。我知道,很難,但你還能做什麼?你不得不以某種方式從你所陷入的關卡走出來。

與我們的智慧型手機不同,這種做法不會提供即時反饋。每天嘗試20分鐘。就像傑里.賽因菲爾德(Jerry Seinfeld)一樣,他每天寫日記,寫了一個笑話,嘗試使用像Streak這樣的app來維持冥想持恆成功。

達賴喇嘛相信每個人都掌控了自己的生活和選擇。 「我不認為有一些獨立決定的存在。」他說,「一個人自己的思想、願景、努力,當然這些情況都會產生影響。所以是你創造了自己的命運。」

簡單來說,每天冥想20分鐘可以改變你的生活、以及你的命運。

【這是秀巴那拉央(Shoba Narayan/Hindustan Times)定期專欄關於「達賴喇嘛接受老齡化與智慧」系列訪談的最後一部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