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意见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与丁一夫先生商榷

社評

在最近结束的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凶相毕露,居然把“达赖集团”定性为“分裂势力”,把“中间道路”定性为“分裂主义的政治要求”。习近平甚至顽固地宣称∶“坚持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动摇”。

西藏自焚事件足以证明中国是最恶劣的人权侵犯者

社評

『國際西藏郵報2016年4月9日達蘭薩拉報導』 西藏境內藏人爆發抗議中國共產黨政權的鎮壓統治抗議,包括自焚事件,源自於各種各樣的因素,例如暴力政治壓迫、文化同化、經濟邊緣化、種族歧視,以及牧民強迫重置和環境遭到破壞。

十三世尊者達賴喇嘛

社評

1895年,西藏政教領袖、第十三世達賴喇嘛親政。 「當我們祖傳的支柱和每一座古堡/在內部日漸劇烈的旋風中動搖/那一代,困在沉重的經頁下/一遍遍吟誦六字真言,日漸老去……」【1】,古老的雪域面對著一個歧路紛呈的轉型帝國。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26日台北編譯報導』在最近首度訪問耶路撒冷期間,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接受以色列廣播公司主持人雅科夫.阿西米爾(Yaakov Ahimeir)的特別專訪。

從中國當局對洛桑森格博士的看法到西藏當前的局勢來看,這次訪談,主要圍繞在《中間道路》政策等關鍵問題,以及以色列國家應該毫不猶豫地就西藏問題發表對西藏開放旅遊的看法,對計劃訪問西藏的以色列人的建議。

以下是訪談內容:
司政:流亡海外2000年的猶太人歷史和流亡藏人有許多相似之處;而我們流亡只有60年的時間,但我出生就成為了流亡藏人,並且我無法前往西藏。

雅科夫.阿西米爾:為什麼?
司政:中共不允許我前去,他們說我們在拉薩的安全沒有足夠的人可以保障,我說你們有13億人口,這不能成為藉口。但他們就是不允許。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想去西藏的其他原因是什麼?
司政:很明顯,這是我父母所來之地,而那是我們的家園,也是我所屬的地方。現在我正在進行這場自由運動,希望恢復西藏人民的基本自由,希冀能夠實現西藏境內藏人的願望,其中600萬人是西藏人民。我想履踐我已故父親的願望,去看看自己的家園。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之於藏人的職能是什麼?
司政:2011年,達賴喇嘛尊者將政教分離。因此,尊者是西藏人民最崇敬的精神領袖,我是負責所有政治和行政事務的人。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如何描述達賴喇嘛目前的狀態?
司政:尊者是一名和尚,所以,他從凌晨2點30分到3點半起床。

雅科夫.阿西米爾:這麼早起床?
司政:是的,然後尊者冥想並祈禱四個小時,接著有一場公眾的祝福;每天早上有數百人前來覲見,還有一對一的私人會面。尊者在一對一的基礎上,與之互動並祝福他們,並提出建議與他們討論外交事務。這就是尊者每天行事曆的安排。

雅科夫.阿西米爾:我可以這麼說嗎? 中國官方認為您是中國的敵人。
司政:是的,絕對是的。他們給我貼上了很多東西,分裂份子和麻煩製造者。我認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我一生中從未為西藏人民做過什麼好事,但西藏境內許多藏人都不同意他們的話;他們認為我的工作對西藏事業和西藏人民具有好處。這絕對是一個挑戰。特別是來自外部,但是還是必須反映西藏境內藏人的願望,必須盡可能地放大聲音,突顯出他們的痛苦,並為正確的事業而戰。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想要實現西藏獨立嗎?
司政:如果中共結束鎮壓西藏人民,我們根據中國法律獲得真正的自治權,那麼我們不會尋求與中國分離或獨立於中國。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能告訴我們關於西藏的情況嗎?
司政:去西藏比去北朝鮮更困難。現在大家都知道北朝鮮,但很少有人知道西藏。最後,自2009年以來,我們已有152名藏人自焚抗議中共的鎮壓。自焚是死亡的暴力形式,但這也是西藏人民的抗議,是一種絕望的行為,也是一種決心。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西藏遭遇的侵犯人權行為是如此嚴苛,環境破壞如此嚴重,導致西藏人民只能選擇自焚抗議。這就是現實,這是西藏現在正在發生的悲慘現實。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相信中國當局在西藏進行所謂的文化滅絕嗎?
司政:絕對相信。 98%的西藏寺院遭到摧毀,99.9%的僧.尼被迫還俗,禁止宗教的實踐。所以,可以清楚地看到全然是為了文化同化而設計的手段。即使現在,在大學、高中和小學教育階段也不允許使用藏語文。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當然知道,對以色列來說,由於以色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對您的事業表示同情是非常困難和複雜。
司政:我們追求非暴力,要求真正的自主權;而根據中國憲法,這是合法的。因此,以色列領導人應該毫不猶豫地支持採取非暴力的《中間道路》政策。

雅科夫.阿西米爾:據我所知,中共當局正試圖發展西藏,並向遊客開放西藏。在去西藏之前,您可以給以色列遊客什麼建議?
司政:如果經過一家中國旅行社,如果被中國導遊帶走,如果停駐在中國酒店,並且如果到中國餐館吃東西,那麼來到西藏什麼都看不到,那麼不妨留在以色列。但是,如果在藏人經營的旅店過夜,到西藏餐廳吃飯,如果由藏人導遊帶領,那麼也許可以看到西藏的一些東西。所以,這就是我們鼓勵旅行者去到西藏的方式,但要小心、不要被中國導遊帶著四處亂逛,而應該由藏人導遊服務較優。

雅科夫.阿西米爾:中國導遊有什麼問題?
司政:他們會說藏人是如此的快樂,西藏是社會主義的天堂,西藏人民是他們自己地區的主人。他們會這樣地介紹西藏,但事實並非如此。

雅科夫.阿西米爾:您相信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獨立的西藏?
司政:這是我們的願望,所以,不僅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們相信西藏境內外藏人很快地將重獲基本自由,達賴喇嘛尊者將可返回他所屬的西藏。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8日台北編譯報導』第一次碰足球時,格勒旺秋(Gelek Wangchuk)才9歲。在印度北部喜馬偕爾邦的西藏難民定居點,他和其他西藏男孩在由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創辦的西藏兒童村成長與就學。

前任住持梵因师:中国共產党已渗透福智

訪談與回顧

『国际西藏邮报2017年10月23日达兰萨拉报导』《国际西藏邮报》(TPI)记者最近访谈福智第一任住持梵因法师(Ven Fan Yin),询问关于台湾佛教组织最近因本报刊登福智公关释如伟的回应文,捲土重来的争议。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5月9日台北編譯報導』2011年,北京斥資約15億元人民幣(2.36億美元)建設一座機場,為青藏高原寒冷的荒野服務,並表示要提振當地旅遊業。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9日台北編譯報導』中國曾兩次入侵和佔領其西邊的鄰國西藏,曾經在1271-1368年元朝的統治下吞併或「同化」西藏,再次在1958-1959年間中共武力征服了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的自治統治。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去年 6月21日,美國國會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TLHRC)請求川普總統盡速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 經過發展且付諸實踐的觀念遠比純觀念重要得多(An idea that is developed and put into action is more important than an idea that exists only as an idea.)- 釋迦牟尼佛

生命中的四天,給了我一雙新眼睛去尋找--看到他人,從小我的世界,看到更寬廣的大我世界;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上個星期,作為美國華府代表團的一員,在印度達蘭薩拉發生了一次意想不到的旅程,那就是拜會達賴喇嘛尊者。

但是說起與達賴喇嘛尊者喝茶,必須另起欄目;因為無法理解我們準備要拜會尊者,而不去知道更多西藏的狀況,以及他的子民和他的國家。

關於印度、達蘭薩拉,以及色彩、聲音、味道和空氣的強烈漩渦,挑戰我們美國人矜持的情感,但西藏社區的資訊,卻清晰而持續地得到加強—善良、勇敢和堅決的回家承諾。

我們在這個山城小鎮的第一次散步,感受到強烈的企業、藝術中心和商店試圖保留傳統的藏人藝術氛圍,以及佛教僧侶和寺院的存在 (你無法走在轉經輪而不去轉動他們)。

在整個行程中,我們與處於領導地位的藏人,以及街上的人們一起,體現了他們對佛教信仰的正向慈悲。若只是感到難過是不夠的,總要做點什麼才對。

我們代表團的第一杯茶,是與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一起喝的,並很快地成為加速了解西藏歷史的第一堂課。

坐在一個小型政府建築群內的一棟不起眼的建築物裡 (但在繪畫、織造和建築中,仍然有著鮮豔的色彩);西藏司政以一種熟悉的、引人入勝的方式發言,展現了他的哈佛教育和他的義務感。因為他是 「心甘情願、不計報酬的工作者」。

他談到了幾個世紀以來,西藏在整個亞洲的統治地位,但後來西藏人民著眼在佛教的核心,而較少關注其軍事力量,導致他們今天所處的地位,從他們的國家進入流亡,與散居約13萬藏人居住在全球各地;然而,尚有數百萬藏人身處在中國佔領下的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是由藏人民主選出的,他們可以自由投票,而且可靠的 80%投票率;洛桑森格在上屆大選中獲得51% 的選票。

他說,了解來自中國和西藏流亡政府的大眾資訊之間的差異至關重要;特別是因為自由媒體無法進入西藏訪問,所以對西藏的新聞報導相對的也很少。美國非營利組織「自由之家」創建年度「世界自由」報告,是根據各國的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的規模而排列。

2017年,「自由之家」稱敘利亞為世界上最不自由的國家,西藏排名第二 (比北朝鮮、厄立特里亞和土庫曼斯坦更不自由)。然而,藏人的希望來自於他們看待世界的方式:「今天是糟糕的。明天會更糟。後天還會更糟。但大後天就會更好了。」

在另一杯茶的時間裡,幾名藏人婦女組織的創始人和藏傳佛教尼寺告訴我們,她想保證「我們沒有浪費我們身處流亡的時間」,作為具有生產力的人,必須自給自足和樹立正確榜樣。

同樣,西藏人民議會中的11名婦女議員的其中一位講述徒步旅行的故事,在一個幾乎無法通行的地區,僅能憑藉雙腳徒步到達她的選民地區。看著在我們面前端上的茶, 議會議長提出超越淺薄的理解,實際上意味著支持西藏的概念。

在1990年代,我們美國人看到了「自由西藏」 的汽車保險桿,背包上的補丁和熨燙的棉T。達賴喇嘛尊者的「聲名遠播」源自他迷人的仁慈和對正向慈悲的詮釋。

對尊者的敬佩,數十年來、讓西藏的困境佔上媒體關注和全國對話的前列。但今天,大眾媒體的喧囂,甚至很少時間進行徹底的調查,就下了標題上了報。

透過對藏傳佛教、達賴喇嘛的理想化看法,或者透過保護東西方的鏡頭,可以很容易地看到西藏,但是這個地區和任何一個擁有千百年歷史可以回溯的國家一樣複雜。

有時是自由的,有時不是,有時引導在他們的國家內部變化的方向,有時則不。最後,西藏人民維護了真理和正義的優勢希望。這可能是一個想法,但正如佛陀所建議的,在這個想法的背後,藏人正在採取行動。(本文作者:瑪麗亞.蒙塔沃Maria Montalvo)

1,下面这些观点和立场,仅仅是我作为一个最为普通的吃瓜群众,从自己的位置和角度所形成的对当前某些政治议题的一种解读,认同或不认同的朋友,以平常心视之即可。对我个人来说,仅仅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某个社会事件或政治议题的一种理解,如此而已。

 我曾经以为中国未来的制度转型可以走这么一条路径,这是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讲过的,先从恶性专制扭转到良性专制,再从良性专制扭转到继续由一党专制把控下的由社会上各个阶层所组成的半民主阶段,再从半民主阶段过度到宪政民主政体。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2日台北編譯報導』2018年6月30日,在達蘭薩拉(Dharamahala)舉行的第16屆多麥卓卡(Dhomay Cholka)全體會議上,由格德仁波切發表達賴喇嘛尊者二哥嘉樂頓珠的傳記《噶倫堡的麵條商——我為西藏奮鬥的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Noodle Maker of Kalimpong)藏文版。這本書英文版剛推出時,即在西藏社區掀起一場小風暴和熱烈的討論。

志工作家江羚瑜首辦簽書會義賣所得10%助街友身後事

書評

集合身障、禮儀、教誨等多重志工身份的作者江羚瑜,2017年入圍十大傑出青年,志工生涯超過十年,自2009年至今已出版過十本書籍,將於2018年台北書展舉辦簽書會,首度與智齡管理顧問公司合作,並與讀者分享服務與旅行交織的創作歷程。

唐丹鴻:關於一篇西藏問題文章被刪節的文字和說明

書評

【文:唐丹鴻】 2016 年 8 月 13 日我把用時近半年、查閱了大量資料寫成的文章《西藏問題:餓虎飢狼的獵物》電郵給《民主中國》編輯部,希望在《民主中國》首發。 當天收到了編輯採用稿件的回复。

什么是共产文化(党文化)?它是一些民运人士堕落的根源吗?

給編輯的信

什么是共产文化(党文化)?它是一些民运人士堕落的根源吗?

寧死不屈: 西藏正在燃烧

寧死不屈: 西藏正在燃烧